對話嘉賓
陳琪: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國際关系學系教授、清華大學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中美关系、全球治理和中國外交政策領域專家
 
  • 陳琪

 
導語
5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签署行政令,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并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美國企業使用“對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企業”所生產的電信設備,此舉被指為全面制裁中國通訊巨頭公司華為鋪平道路。緊接著,特朗普又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這意味著,華為未來很難再從美國获得相关技術和元器件。可以說,華為正處于中美貿易戰的風暴眼,特朗普目標所指就是為了堵住中國在科技方面力量的增長,對于這番貿易戰局勢突轉,中國方面強勢回應,中國副總理劉鶴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亦表示“只要堅定信心,任何困難都不怕”。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國際关系學系教授、清華大學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陳琪在接受多維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這番變故之后,中美未來的談判節奏肯定會慢下來,但是漫長的貿易拉鋸戰以來,中國民眾的承受力得到了鍛煉,信心也在增加,貿易戰之外,中國方面還應該主動掌握話語權,引領輿論。
  • 多維

    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劉鶴即將赴美進行第十一輪經貿磋商前提出要對中國商品再度加征关稅,并在几天之后的5月10日正式對2,500億中國商品关稅提高為25%,就在外界普遍認為中美貿易談判進入“最后一公里”階段時,特朗普為什么突然來這么一出?

 
  • 陳琪

    特朗普突然變卦的決策過程雖然還不完全明朗,現在很多分析要么是猜測性的,要么很大程度上是特朗普推特(Twitter)所單方面抱怨所透漏的信息。

    但我認為很顯然與5月1日在北京舉行的中美第10輪經貿談判進展不順利有关。中國副總理劉鶴在此次訪美國之前,接受了媒體采訪,但也并沒有披露過多實質性消息。根据美方透露的消息,美方指責中國嘗試性地提出新的提議,而這些提議特朗普不太能接受。

    但劉鶴會談后的表態則很清楚,首次明確表示中美在三個方面有非常尖銳的矛盾。這說明在談判過程中,雙方都有各自的訴求,而這些訴求很難在短期內協調解決,這是核心問題。也就是說,此前外界對于中美能夠迅速解決核心爭議并達成協議的預期過于樂觀。

 
  • 多維

    此前輿論普遍認為談判進行到第十一輪已經到了最后一公里冲刺的階段。

 
  • 陳琪

    沒錯。中方在談判之后的報道基本上都是套話,每次談完之后的官方消息几乎沒有變化,中方對于談判進程保密工作做得好,給外界的信息較少。“事情進展順利,還差一公里”類似信息都是由美國方面說的,中國想要重新談判也是美方說的。

    把這些情況放在一起看,對比之下反映的結果就是,雙方在一些核心問題上還存在較大分歧,不像大家普遍認為的很快就能達成協議。這是我的第一點看法。

    第二點,我認為雙方想要尽快達成協議的決心都不夠強烈,也許在現在的情況下,雖然中美已經進行了十一輪談判,最近雙方在6月之前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并非完全排除,但是心態和預期都发生了變化。越到后來,尤其是4月4日的談判之后,雙方可能都開始重新思考是否要如此緊迫地達成協議。

    第三點,由于美國對中國輸美的2,000億商品的关稅已經由10%提到了25%,中方肯定會有所回應。在這种情況之下,雙方的談判節奏至少要緩一緩。当然,中美也都表態了談判還是要繼續,但既然关稅已經升了,“死豬不怕開水燙”,那就再緩一緩。

    在未來的談判中,節奏肯定不會像之前那么緊湊。3月份之后,中美負責談判的代表团差不多兩周見一次,甚至一周見一次,這個速度太快了。

    這也說明,在此前的談判中雙方磋商的問題很多,交換的文本也很多。接下來面對面的談判的節奏可能就會慢下來。

    第四點,從去年開始,雙方一開始都是“富有激情”地准備打貿易戰,特朗普說貿易戰非常容易贏,中國說不惜一切代價要反擊。但是雙方經過一年時間的摸底,漸漸发現還是有談判的空間,因為短期內升級貿易戰雙方都有些受不了,尤其是特朗普在國內要面對豆農的壓力。

    所以,打一打又停一停,試探對方的底牌,哪些可以讓步,哪些不能讓步。同時國內的信心和承受力也都經受了一定考驗,在這种情況下,雙方既要在雙邊貿易談判中保持一种張力,同時要在尋求談判目標上更加提高了談判門檻。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尹佳 戴侖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往期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