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嘉賓
李王徽:韓國亞洲大學政治學教授,亞洲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代理所長
 
  • 李王徽

 
導語
從“美國圍堵華為-中國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到中方发表《关于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和美國財政部聯合发布聲明回應,再到中國官方連續发布赴美旅游、赴美留學預警,中美貿易戰似乎正呈現不斷升級的態勢。

而不久前中國民眾目睹的不明飛行物高度疑似潛射彈道導彈“巨浪3”的消息,以及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此前在新加坡出席香格里拉對話會時的強硬表態,以及中國官方近期數次就台灣問題表態,更讓外界開始关注貿易戰與地區安全問題的关聯。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中美貿易戰無疑讓身處東亞的其他國家和地區增添了風險與不確定性。作為中國近鄰,韓國如何看待中美貿易戰對東亞經濟合作與地緣戰略的影響,及其在國際格局變化中的位置,多維記者就此與韓國亞洲大學政治學教授、亞洲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代理所長李王徽展開對話。
  • 多維

    中美貿易戰已開始進入“邊打邊談”的新階段,韓國方面如何看待中美談判的走向?

 
  • 李王徽

    美國不僅希望消除貿易逆差,還提倡數字保護主義、技術民族主義,有意將貿易戰演變為霸權競爭的前哨戰。特朗普總統背后的對華強硬派班農(Steve Bannon)、納瓦羅(Peter Navarro)、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等人擔心,若不能借此機會使中國屈服,美國極有可能在今后的霸權競爭中被迫轉為守勢。

    美國只要將貿易戰視為霸權競爭的前哨戰,那么就算中國兩國就貿易談判達成協議,也只是“停戰”而非“終戰”。預計今后兩國不可能恢复到以往的关系。

 
  • 多維

    這是否意味著世界历史正處于某种轉折點?此外,中美关系的演變將如何影響東北亞的格局?中國是否會成為區域內參與規則制定的一方?

 
  • 李王徽

    美國特朗普政府不僅將貿易談判視為經濟競爭,還將其視為戰略競爭。從經濟層面上看,貿易戰(或許)能減少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但美國還向中國提出與貿易沒有直接关系的要求。美國持有的這一立場可以從2017年美國制定的《國家安全戰略》中明確看出,美國將中國視為侵害國家安全及主權的經濟競爭者。另外美國對中國施加報复关稅的理由中,還包含威脅國家安全這一項。

    回顧20世紀80年代的美日通商紛爭,美國的目標就是遏制競爭對手崛起。当時擔任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副代表,同時也是美國現任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將對待日本的方式也用在了中國身上。

    日本在20世紀80年代以后對美國仍舊保持貿易順差,但美國自90年代后不再打擊日本(Japan Bashing),原因是90年代初期日本“泡沫經濟”崩潰,美國不再視日本為競爭對手。因此美國貿易政策的最終目標不是為了消除貿易不均衡,而是為保持/擴大美國與日本的經濟差距。

    參照以往事例可以看出,目前特朗普政府的最終目的是為牽制中國崛起。實際上美國正在通過要求中國修改國內法,迫使中國全面放棄“中國模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這些要求對擁有主權的國家來說是干涉內政的不正当行為。如此無理的要求背后,隱藏著美國對華強硬派的一种邏輯,即通過貿易戰的完全勝利確保美國在霸權競爭中的優勢。因此,中美貿易戰的結果將對東北亞秩序產生重要影響。

    若中國能很好地應對美國的壓力,中國的影響力將不僅局限于經濟,更會延伸至戰略層面。而即使貿易戰爭進入長期化階段,中國的經濟影響力也不會縮小,原因有兩點:

    首先,中國在2000年以后超越日本和美國,在亞洲地區成為供應鏈(value chain)及生產網絡(production network)的樞紐國家。美國在某种程度上能擺脫這個網絡或者建立新的替代方案,但几乎所有的亞洲國家都很難做到。另外,很難再出現一個能取代世界最大消費市場中國的新市場。若特朗普政府卸任后美國仍舊堅持保護主義,那么亞洲國家對美出口依存度將劇減。而印度若想要達到中國的水平,預計至少需要30年時間。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戴侖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往期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