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中美兩國角力正酣,站在相對“局外人”立場上的韓國是如何看待這場兩個大國之間的“斗爭”的?韓國從政界到學界又是如何理解自身角色定位的?圍繞這些問題,本刊記者專訪了韓國東亞和平研究院理事長、總統直屬北方經濟合作委員會國際关系專門委員金相淳,由他來解開韓國作為第三者的“G2困境”。以下為訪談實錄。
 
“韓國只能是第三者的立場”
  • 多維

    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作為中國的近鄰、美國的盟友,韓國方面如何看待中美之間的博弈?

 
  • 金相淳

    韓國在中美之間進行貿易戰的立場是“尷尬”,可以說是面臨一种“G2困境”。因美國是韓國的軍事同盟國,同時也是韓國的第二出口國,中國則是韓國的第一出口國。美國對中國增加关稅直接影響到韓國向中國的出口,該出口總額的80%是零部件和原材料,中國向美國出口被打擊,韓國直接受到影響。

    韓中美三角关系中,在貿易和經濟发展方面,韓中关系是互補同時伙伴关系,但在中美進行貿易戰当中,韓國只能是第三者的立場,無法发揮任何作用,還好沒必要選一方。而且,韓國也受到美國的貿易順差平衡的要求和壓力,在美國優先主義經濟政策層面,韓中是“同病相憐、吳越同舟”,可以以各种經濟和科技合作方式減少美國的經濟施壓。韓中在兩國國家經濟戰略方面試圖對接,如韓國的新北方政策和新南方政策以及半島新經濟構想可以與中國的一帶一路和東北振興政策合作,共同創造新的发展動力和市場。

 
  • 多維

    對于中美貿易戰,變數太多,前景難測。您怎么評估這場持久戰的走向?

 
  • 金相淳

    我認為中美貿易戰會成為長期化,兩國的立場和問題的本質激烈對峙,很難結合。美國為了保護自身的利益,特朗普從2018年3月向中國宣布貿易戰,并一直要求三個重點。第一、取消中國制造2025政策,并修改中國相关法規,包括廣泛的知識產權有关問題。第二、停止政府補貼。第三、讓中國大幅減少對美國的貿易順差。

    但中國最近在與美國談判中拒絕了美國的要求,并且向美國明確表示三點。第一、在進行中的中美貿易談判協議文本中,中國要刪除有关知識產權、商業機密、技術轉讓、網絡盜竊以及金融服務等方面的一切承諾。第二、中國拒絕了美國對中國修正相关法律法規的要求。第三、中國促使美國立刻取消對中國實施的所有懲罰性关稅。

    因此,特朗普總統決定從美國東部時間10日0點01分起對中國進口的價值2,000億美元產品关稅從10%上調至25%,中國政府立刻對美國反擊說“采取必要反制措施”。特朗普一直強調“美國優先主義”,主張與其他國家之間的貿易順差平衡回來,這种主張包括韓國、日本以及歐洲的美國主要同盟國家,但實際上主要針對中國開戰。中國主張发展權,且激烈反對美國對中國要求法規修正等的內政干涉行為。

    目前中美兩國已經進行了第十一輪談判,但兩國貿易戰的性質逐漸成為從維護自國經濟利益轉向到兩國領導的面子問題包括兩國國內政治問題。時間上,特朗普想把貿易談判延長到明年11月的總統選舉上,習近平想在今年10月1日中國建國70周年之前談判結束。中美霸權競爭已經開啟,貿易戰只是個開展儀式而已。兩位領導之間很難對接共識,可能出現暫時停戰,但停戰不會很長,會以其他因素引起再開,戰場從貿易关稅和高科技領域擴展金融甚至像美國與苏聯的軍事競爭領域。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元峰 戴侖 甄言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往期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