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中日关系向來起起伏伏,历史問題、地緣的政經競爭,均讓中日关系并存在既緊密又防備的狀態。由于美國川普政府的不確定性,與對自由貿易與多邊主義的輕視,日本開始重新審視其外交政策,中日兩國恢复中斷多年的首腦會議即是最明顯的變化。本刊專訪日本法政大學法學部國際政治學系教授福田圓,認為尽管中日兩國在經濟領域存有共同利益,尚可謂“同床異夢”,但是兩國在政治安保方面,建立互信基礎仍遙遙無期。
 
美中日关系秩序再洗牌?
  • 多維

    中美貿易戰形成了“中?关系改善背景下的中美关系”與“中美貿易摩擦背景下的中日关系”,請問兩者相互作?下,?本如何自處?如何看待未來的中美日三角关系?

 
  • 福田圓

    首先,我想要先確認目前中日关系改善的程度。過去的7、8年,有著緊密社會經濟关系的日中兩國,因缺少政治互信,中斷首腦會談多年,兩國关系并不正常。直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018年訪中,終于結束兩國的“不正常狀態”,讓日中关系回歸正常交往。是時,安倍也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國事訪問日本,但習近平正式訪日的具體日程迄今仍未能確定,目前只有決定今年6月將藉參加G20首腦會談為由,訪問東京。但參加國際會議的訪日與作為國賓的正式訪日,兩者的政治意義畢竟有别。所以,在日本方面有說法,中日关系只有習近平以官方身份正式訪日之后,才可以稱為完成兩國关系正常化。

    可以說,中日关系改善的程度還不到影響到中美关系的程度,所以我認為我們目前還不用考慮“中?关系改善背景下的中美关系”因素。另一方面,“中美貿易摩擦背景下的中日关系”因素,一方面可能促進中日关系的改善,但是另一方面也可能阻害其改善。

    安倍政府從川普当選總統后不久,便開始尋求與他建立相互信任。然而,考慮到川普政府的不確定性與其對自由貿易與多邊主義的輕視,日本有必要重新審視其外交政策,即采取更積極的對周邊地區政策。一方面,安倍政府提出了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更加重視與該地區其他美國盟國的关系,包括韓國、澳大利亞和菲律賓。另一方面,安倍政府也開始認真地改善與中國的关系,并為危機管理,发展互相溝通。

    雖然如此,在中美對抗日益加深的情況之下,日本一定要考慮自己能如何程度改善與中國的关系。從日本外交的總體來看,堅固日美同盟关系從來都是日本最重要的課題。所以,安倍政府目前看來把政治安保與經濟因素分開,在政治安保上與美國同步,但是在經濟上尊重自身的利益與理念。但是,如果現在的中美對抗更深刻地涉及政治安保的領域,以后劣化的中美关系阻礙日中关系改善的可能性比較大。另外,中美貿易戰也可能打擊中日經濟关系,如美國可能出手干預日中兩國在高科技技術方面的經濟合作。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元峰 陳鄭為 湯佳玲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往期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