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嘉賓
吳非: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
 
  • 吳非

 
導語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出訪俄羅斯,在3天之中三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還參加聖彼得堡經濟論坛,其他諸如參觀、考察等活動也安排的非常丰富,還被聖彼得堡國立大學授予榮譽博士學位。莫斯科給予中國元首的禮遇,足見習近平對俄媒表達“普京總統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所言非虛。而在中美貿易戰、全球局勢正迎來“百年未有大變局”的背景下,中俄再次強調彼此之間“新時代”全天候戰略協作伙伴关系,目標直指“加強当代全球戰略穩定”,讓這次中俄元首的會面被賦予深遠的意味。多維新聞記者就此與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吳非展開對話。
  • 多維

    此次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訪俄,外界輿論更多將其與中美貿易戰放在一起談論,很多觀點認為習近平此行有外交布局的意味。

 
  • 吳非

    我個人認為習近平主席訪俄跟中美貿易戰有一定的聯系,但是沒有必然的聯系。

    現在這個時機點,正好趕上中美貿易戰處于焦灼狀態,G20峰會月底就在日本召開,習主席和特朗普要不要見面?現在還是個問號,這使得這次普京和習主席見面尤為重要。

    習主席這次訪問是一次行程中要見普京三次,第一個地點是在莫斯科,第二個是在聖彼得堡,第三個是比什凱克。這是非常密集的會見安排,我個人認為每一次見面都有不同的話題,比如說在莫斯科討論國際形勢會稍微多一點,包括中俄之間的周邊地區,伊朗、敘利亞等等,也會包括委內瑞拉、朝韓問題等;在彼得堡談的更多是可持續发展的經濟問題,因為彼得堡是北冰洋航道從遠東經行后的的終點;在比什凱克可能主要談論的是與上合組織有关的反恐話題。

    這几個話題,我覺得已經可以大致規划出未來中俄帶動歐亞大陸與世界和平的框架。目前國際局勢的背景是美國優先為自己的利益著想,歐盟在歐洲議會選舉后極右翼上台也出現一些不穩定因素,因此中俄要構建整個區域的穩定因素,這也是很多中俄周邊的國家所希望的。

    習主席此次訪問將中俄勾勒出的整體世界格局画面已經展現的非常清楚了,所以說中俄的核心是要“忙自己的事”,這與中美貿易戰沒什么必然聯系,只不過時機上正處于中美貿易戰之中。

 
  • 多維

    說到中俄之間互相構建區域穩定因素,習近平和普京兩個人多次強調,中俄关系現在正處在历史上最好的時期。但同時,中國外長王毅在前不久也說過一句話,說中俄关系需要排除干擾,你怎么理解“排除干擾”的說法?

 
  • 吳非

    中俄之間的交往,時間長、历史悠久,從中苏開始,中俄到現在馬上要有70年的交往。历史上中俄(中苏)关系有好的時候,也有差的時候。

    我所理解的“排除干擾”,是指中俄之間要減少誤判。從俄羅斯內部來講,政坛始終分為親歐和親亞兩派,親亞派里還分為親印度、親越南等等。也就是說,中俄交往之間,中國研究俄羅斯的專業人士是“主力”,人員多、層次丰富;但是俄羅斯研究中國則是人員少而單一,這樣就使得中俄之間存在很多誤判。

    我在中國官媒上也講過這個事情,俄羅斯精英階層非常重視校友,因為俄羅斯的精英無外乎來自莫斯科大學、聖彼得堡國立大學、國際关系學院等這几所高校,從這些學校畢業的人基本上在俄羅斯都是重要人物,現任總統普京畢業于聖彼得堡國立大學,好几位總理或副總理都是莫斯科大學畢業的,基本上都是校友。

    而中國這邊對于俄羅斯的校友情結與校友文化重視程度不足,即便有從俄羅斯的几所重點高校畢業的中國留學生,中國方面也很少利用這層管道,導致中俄之間的校友交流几乎沒有。俄羅斯很重視,中國几乎不重視,交往能順利嗎?

 
  • 多維

    其實就是缺乏針對性的外交手段。

 
  • 吳非

    對,在俄羅斯做中國研究的群體本來就人員少,層次單一,而中國方面跟俄羅斯交流大多是官員層面,在文化或者學術上基本不同俄羅斯人交流。你讓不是做俄羅斯研究的人去同俄羅斯人交流,這樣就是“雞同鴨講”,等于中國派去的很多人本身跟俄羅斯沒有任何关系,所以回來以后有相当比例都是罵俄羅斯的,認為俄羅斯招待不熱情——俄羅斯就是這個國情,他們不看重招待這件事——覺得這個國家发展沒什么前途。

    這樣就造成了誤判。這么大的一個國家,不是你說它沒有前途它就沒有前途的。中俄之間的人員交往數量很多,但質量不高。了解俄羅斯的中國人在國內得不到重視,俄羅斯那些了解中國的人在俄羅斯也得不到重視,当然,這兩种情況是不一樣的。俄羅斯的“中國通”得不到重視是因為在俄羅斯政府內閣中,親歐派總是占絕對的優勢;親亞派中,親印度有一撥人,親越南有一撥人,親中國的最多占三分之一。本身親亞派就不多,還分成三四撥,人就更少了。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戴侖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往期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