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嘉賓
趙穗生:美國丹佛大學約瑟夫·科貝爾國際关系學院終身教授兼美中合作中心主任、美國美中关系全國委員會委員
 
  • 趙穗生

 
導語
6月6日,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向四家通信企業发放5G牌照,在中美貿易爭端前景不明朗的当下,中國顯然加快了自身的发展步伐,尤其是一直以來為美國所忌憚的5G技術方面。中國高科技巨頭企業華為,在這一場“科技戰”中因為其全球領先的5G技術,成為美國的直接打擊目標。美國丹佛大學國際关系學院教授趙穗生近期接受多維新聞采訪時表示,美國還有很大一部分人相信現在是打擊中國的最好時機,但在他看來,這個時期已經過去了。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時將會面對極大的選舉壓力,在一定限度之下,特朗普也可以號召企業扛過艱難期,但在選舉政治之下,美國民眾和企業的忍耐力也是有限的。
  • 多維

    美國最近打出全面圍堵中國科技公司華為的組合拳,還曝出了美國企業聯邦快遞擅自將寄往華為總部的包裹運至美國,加劇了中美貿易戰的緊張氛圍,中國官媒也在持續“開炮”,形勢看上去非常膠著。您的觀點是,中國最終能夠打贏這場貿易戰,這個結論是如何得出的?

 
  • 趙穗生

    貿易戰一開始,我就秉持一個觀點,特朗普用关稅作為武器发動貿易戰的做法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結果就是雙輸,但中國輸的肯定比美國多,6,000億美元貿易額中,有將近5000多億是中國向美國出口,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只占1500多億。有人計算得出,貿易戰對美國GDP造成的損失大約是0.01%—0.02%,對中國則至少是0.5%。

    美國的經濟體量比中國大,所以美國也會遭受巨大損失,但是現在也很清楚,中國的損失會比美國更大,并且,中國經濟相對放緩,國內就業壓力大。美國的做法也完全不留情面,對華為的圍堵,可以說是朝著(中美)全面脫鉤的方向走,這种行為只會增加對中國經濟的打擊力度。

    但中國的承受能力比美國強。即便對GDP造成0.1%的損失,美國民眾也很難承受,特朗普現在承受的壓力很大,因為美國是一個民主國家,但凡國民利益受到一點損失,民眾的反應都會很敏感。

    美國的一些農產品、制造業產品以及高科技產品已經有反應了,雖然在數量上占比不多,但包括沃爾瑪(Walmart)在內的170多家零售企業已經聯名給特朗普寫信,要求降低关稅,因為他們很難再承擔如此高昂的成本,尤其是低端產品和農業產品,這些商品本身市場空間就比較小。最近有一個報道关于科羅拉多州的滑雪勝地,有一家專門做滑雪手套的公司,總部在美國,他們的負責人就說,10%的关稅還能夠吸收,但是25%的关稅絕對吸收不了。

    這些企業會在利益受損的時候发出強烈的聲音,而這在中國不太可能。中國企業受到打擊只能忍氣吞聲,為了國家做出犧牲,政府可能會要求他們這樣做,企業也沒有其他選擇,只能是“共克時艱”。

    但是美國的企業有其他選擇,他們可以到處游說(Lobby),加征关稅清單出來之后,很多產品其實一個個在撤出來,因為游說太厲害了,我所在的選區很多國會議員都受不了,現在又是大選年,嚴重影響他們的選情。

    從這個角度來看,美國的承受能力不如中國,最終我認為美國還是會讓步,中國現在哪怕承受再大損失,也不會接受所謂的不平等條約,因為現在的條約的確對中國太不平等,美國認為中國過去占的便宜太大,所以要求中國在條約中做出更大的讓步。

    特朗普的這种想法背后,其實是因為完全不了解中國國情,中國可以做出讓步,但需要一個過程。比如中國要求在自身讓步之后美國同樣要取消关稅,但美國不但不接受還不允許中國保留反制措施,這一點中國不可能接受,中國老百姓也不能接受。從特朗普的角度來看,他覺得他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中國根本不可能接受。

    特朗普的行為讓人費解,我的同事們對他的批評也很多,認為他商人那套思路在政治上行不通,商人就是漫天要價坐地還錢,但他更夸張,只要價,不還錢。這种做法在處理國與國之間的关系時尤其行不通,他不僅對中國如此,對所有國家都是這些。如此一來,美國的承受能力將會越來越差,哪怕美國承受的損失沒有中國大,但壓力要比中國大得多。

    当然,前段時間中國方面對形勢也有一些誤判,認為特朗普太急于達成協議——他確實很著急。但是中國方面把之前的協議全部推翻, 150頁的協議,中國改成105頁,特朗普面子上也過不去。中美經貿談判遭到挫折,主要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中美雙方的領導人都十分強硬,讓雙方的具體執行者夾在中間兩頭為難,導致了現在的結果。

    特朗普放出消息稱6月份想和習見面,這也反映出他遭到的壓力越來越大,他一直強調,與習近平是好朋友,我覺得這確實是真心的,但至于他會在中美之間做出多少讓步,現在誰也說不清楚。

    特朗普最大的特點就是不可預測性,我覺得他這次的確做得很過分,在中美第十一輪談判之前,中國在一個周五將修改之后的協議发給特朗普,結果他当天晚上就在推特上发消息說要在5天之后把关稅提到25%,当時劉鶴已經准備去美國談判了,特朗普這樣很不給中國面子。

 
  • 多維

    香港《南華早報》此前披露,中方起草協議一直保持在一個小范圍的团隊,当第十輪談判結束后,協議文本開始在中國各部門內部進行傳閱,但遭到了“強烈的保留意見”。后來就有了那個105頁的版本。

 
  • 趙穗生

    對,而且這個版本不是通過劉鶴团隊傳到美國,而是通過外交渠道发過去的,当天晚上就到達了特朗普那里。類似于中國的最后通牒。但特朗普的反應也很沒有道理,直接拒接談判。

 
  • 多維

    你認為中國方面此舉是認准了特朗普急于達成協議的心理,所以看准機會施加壓力?

 
  • 趙穗生

    對,中國方面認為特朗普會接受,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包括我在內的很多美國學者都沒有預料到特朗普會做出這么決絕的決定。此前,我們認為,劉鶴帶領100多人的大团隊赴美談判,很大概率能談成協議,所以特朗普发推特之后,所有人都很吃驚。

    所以在我看來,雙方都應該被批評,中國沒有和對方協商,沒有通過談判就修改了原本通過協議達成的方案,到這個階段其實協議的90%已經談好了,還剩下10%,但恰恰是這10%,讓談判又回到原點。

    中國方面做得有點突然,我理解這一點,這說明中國內部在溝通上也有問題,劉鶴团隊與各個部門之間的溝通不夠清楚,很多細節沒有知會到位,甚至可能習近平也不完全了解這些細節,全面授權劉鶴去談,導致出現了問題。

    而特朗普也是毫無道理地馬上翻臉,我在美國做講座談貿易戰時舉了一個例子,去車行買車一般是先和銷售談價格,銷售再去找老板請示,回來之后再給一個報價,肯定會和之前談的有區别,雙方可以再繼續談,互相讓一點交易就能達成了,因為談判就是來來回回談。特朗普則突然掐斷了這個過程,在他看來,要么按我說的來,要么就别談了。

    他根本不依靠外交思路來處理問題,完全憑直覺做出一些可怕的事。当天美國股市跌得一塌糊涂,跌得最厲害的是蘋果公司,以及提供電子零部件的中國企業,一個星期跌了10%。当然股價很快會再回升,但還是反應了普遍的擔憂。特朗普很关注股票市場的波動,在他看來,經濟好壞全在于股票市場,所以那天股票市場的打擊過大之后,他又慢慢松口,說可以給華為90天的緩冲期。

    他的发言和下面的政府機構步調并不一致,他們之間的溝通也很少。這就導致,現在中美之間的談判是一种很奇怪的談判,兩套班子,兩個老板,彼此之間溝通有限、授權有限。所以談判出來的結果就是,誰也不知道究竟會不會被各方接納,這次就是很好的說明。特朗普当下面臨的選舉壓力也很大,在未來几個月可能會做出改變,這就看中國會給他什么台階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尹佳 戴侖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往期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