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語
如今誰還能看得懂特朗普治下的美國?有說法稱,美國已拋棄其立國之本的自由主義和政治正確。揮動著貿易戰和关稅的大棒,美國正在掀起反全球化浪潮,“受難者”不僅有中國這樣的被他視作競爭對手的國家,更有他的貿易伙伴,諸如日本和歐洲。而已持續一年有余的中美貿易戰,其戰果又會將21世紀的世界帶向何方?是共同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或者中國的社會主義模式成為新的历史終結,21世紀成為社會主義的世紀?難以看清之際,就暫且從历史的些許塵埃與碎片中,觀察這急劇變化的百年之未有大變局。

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宋朝龍在接受多維記者采訪時,并沒有直接解讀当下的風云變幻,而是用大量篇幅描述1848年的法國历史。在他看來,理解那一段历史對于解讀当下,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以下為訪談實錄
  • 多維

    自美國金融危機,尤其是自特朗普任美國總統以來,世界局勢发生了很多變化,新自由主義受到了打擊,民粹主義崛起。人們也開始更多地談論馬克思和社會主義。你能否談談社會主義的历史邏輯及其在当代世界的現實價值。

 
  • 宋朝龍

    如果我們把馬克思在1848年前后所開創的科學社會主義叫做古典社會主義,如果把科學社會主義經過19世紀末以及整個20世紀的发展所取得的当代形態叫做21世紀社會主義,那么我們可以看到馬克思的古典社會主義和21世紀社會主義所面臨的一些基本問題還是一樣的。因而,古典社會主義的历史邏輯,在当代,在21世紀全球化轉向的新時代也還有其充分的意義。

    关鍵連接點就在于,共和主義與金融資本之間的关系問題。這是古典社會主義和21世紀社會主義的共同面對的問題,也是我們理解今天西方的社會現實、政治氣候變遷等等很多問題的出发點。這就要求我們要理解共和主義抽象邏輯是怎么回事,要理解在共和主義的抽象邏輯之下會衍生出哪些要求、綱領和政策,另外,要理解共和主義背后真正的主體,即金融資本。

 
  • 多維

    剛才提到一個概念叫“古典社會主義”,能否介紹一下你所理解的古典社會主義?

 
  • 宋朝龍

    我所理解的古典社會主義,不是馬克思從德國古典哲學出发所演繹出來的人類解放理論,也不是馬克思后來在《哥達綱領批判》中對人類勞動解放狀態的描述,也即不是《哥達綱領批判》中所描述的“共產主義第一階段”、“共產主義高級階段”那樣的概念所展示的未來共產主義。我所理解的古典社會主義,是科學社會主義的古典形態,是指馬克思在1848年革命前后面對当時現實的革命問題所发展起來的現實社會主義革命邏輯。具體一點兒說,我所說的古典社會主義,是體現在馬克思對1848年革命的分析中,從工人階級角度所提出的分析思路、策略思想以及制度主張等。如果再具體一點兒,也可以看作是體現在馬克思关于法國1848年革命的政論文章中的共產主義思想。馬克思关于法國三篇重要政論文章《1848-1850年法蘭西階級斗爭》、《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法蘭西內戰》。前兩個是總結1848年革命的,后面講巴黎公社。《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是一篇非常著名的文章,具體呈現了那個時代的复雜的政治經濟关系。

    1848年革命中,科學社會主義的发生邏輯就是純粹共和派的統治轉向波拿巴主義的統治,波拿巴主義的統治為社會主義革命創造了條件。1848年二月革命中七月王朝被推翻了,建立了臨時政府,那個時候各個階級都沉浸在一种普遍的共和主義觀念和,都認為這下社會自由了,普遍的博愛、自由、平等實現了。但是,既然大家都持有這樣一种共和主義的普遍觀念,后來法國政治怎么又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波拿巴主義?波拿巴是拿破侖的侄子,他首先被選為總統,后來又廢除普選權,廢除議會制度,重新建立帝國,統治法國18年,一直到巴黎公社時期被德國打敗,馬克思又寫了一篇《法蘭西內戰》來分析這一事件。那么,波拿巴主義產生的內在必然性是什么呢?

    今天美國的政治正確也就是共和主義那一套,自由、平等、博愛的。同樣,在特朗普之后,這個“政治正確”也退場了。這是為什么呢?特朗普怎么上台了呢?特朗普怎么拋棄美國的“政治正確”,拋棄那個自由、平等、博愛,拋棄“人權高于主權”,拋棄美國式的普世價值,就講美國第一,帶頭搞這個种族主義,強調族群差異。特朗普主義是不是某种形式的波拿巴主義呢?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元峰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往期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