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嘉賓
饒兆斌:馬來亞大學中國研究所執行所長
 
  • 饒兆斌

 
導語
不久前落下帷幕的第34屆東盟峰會,大會的主席聲明中提及“印太”受到輿論关注,而作為輪值主席的泰國總理在閉幕式后的記者會上沒有提及南海問題則讓不少媒體感到失望。此外,中美博弈也成了多名東盟國家領導人重點談及的內容,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等均有发表觀點。圍繞東盟在“印太”上的構想,以及東盟在中美博弈中的角色等問題,多維新聞記者與馬來亞大學中國研究所執行所長饒兆斌展開對話。
  • 多維

    第34屆東盟峰會发布的主席聲明,大篇幅提及“東盟印太展望”(ASEAN Outlook on the Indo-Pacific)。從日本最先提出,到特朗普政府力推,而印度也提出了有关“印太”的看法,東盟為什么也開始接棒“印太戰略”?

 
  • 饒兆斌

    “印太”是東盟區域外大國先推的東西,日本、美國、印度等等,但是東盟的位置在印太中間,当然東盟也有東盟的立場,不能讓這些大國推給什么東西東盟就接受什么東西,而且大國推出印太有他們一定的考慮,我覺得東盟國家在這個里面不可以沒有自己的聲音,所以這是為什么東盟也要提出自己印太構想。

    但是東盟內部10個國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真正就“印太”完全達成共識,至少還有一兩個國家對“印太”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而且東南亞國家中真正注意到“印太”這個詞的人,可能大多是一些戰略界的人士、上層人士、政界人士,真正積極表態支持“印太”的其實也不多,一般民眾對于印太更是沒什么概念,大家有印象的可能還是“亞太”,所以我不覺得現在東盟有很大的支持“印太”的聲音。

 
  • 多維

    “印太”被越來越多的討論,是否說明原本以大西洋為中心的全球地緣政治正在发生改變?

 
  • 饒兆斌

    從某种程度來講這是不可否認的。說白了,“印太”中包含了美國、印度等國制衡中國的主觀意願。但是從客觀來講,印度、太平洋的聯系確實成為整個國際經濟最重要的板塊之一,也是最具活力的板塊,各國在地理概念之下怎樣重新去定義,怎樣去重新架構出一個框架,我覺得“印太”現在處于這樣的狀態,所以戰略界人士會比較关注的。

    但是我覺得目前來講,現在印太的聲音基本上還是軍事安全化的考量更多,而不是將其作為一個真正关于“发展”的概念。

 
  • 多維

    東盟將自己定位為印太地區的“核心”,并希望在2030年成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您認為東盟是否為此做好了准備?從“共同體”到“一體化”,包括與中國之間的RCEP談判,東盟要想成為印太“核心”還面臨哪些挑戰?

 
  • 饒兆斌

    東盟的一個很大的挑戰是它內部經濟发展差距非常大,比如新加坡與老撾、緬甸相比,差異是非常大的,我覺得這個始終是東盟很大的問題,要是東盟以后发展差距更加拉大的話,東盟維持它的团結核心的挑戰也會更大,我覺得這是東盟自己內部发展差異要更多注意,努力在區域內不同國家間做到发展平衡。

    至于RCEP談判,它與東盟峰會的時間是不同步的,RCEP是否有突破不會取決于東盟峰會的開展,談判有自己的步驟。当然,如果談判能在峰會前談妥(比如在今年下半年的東盟峰會召開前),然后在峰會上宣布,這個肯定會對RCEP有一個加強效果。但是RCEP能不能達到那一步?取決于它本身談判的過程,而不是受到東盟峰會的影響。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撰寫:戴侖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往期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