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安倍经济学”自推行以来饱受质疑。一度被欧美国家认为是赌博性的金融缓和政策。也被认为安倍政策是“意在沛公”,其政治效果明显大于经济效果。安倍经济学只是幌子,背后是个大阴谋。

随着,日本首相安倍系列政治丑闻曝光致其支持率暴跌,公众对其政治前景更是产生质疑,“安倍经济学”的未来再次蒙受阴影。“安倍经济学”推行5年有余,日本经济复苏效果如何?安倍经济学究竟算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大胆的“异次元”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结构性改革为中心的经济成长战略是“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伴随政治前景不明的安倍内阁,政治危机是否会导致这个第三大经济体的“脱轨”呢?“安倍经济学”是否将成为历史呢?

对此多维新闻记者对日本横滨国立大学高等研究院刘庆彬副教授进行了专访:
  • 多维

    安倍晋三自2012年当选日本首相,一直实施“安倍经济学”以求刺激经济。“安倍经济学”推行5年,日本经济复苏计划效果如何?

 
  • 刘庆彬

    “安倍经济学”我想大家已经熟知,三支箭。第一支剑,积极地货币政策,说穿了就是大量印钞。而且,“安倍经济学”直接影响日本央行,日本银行有别于中国央行和越南央行。西方国家的央行首先是保持独立,是介于政府和市场之间的。
    而且,央行的首要使命是维护物价稳定。要维持物价的稳定,其实也很简单,通俗讲就是所生产出来的产品和服务于货币量应该是保持同步的。不能有过多的偏移和量化宽松引起物价的通胀或通缩。所以央行的首要使命,首先就是物价的稳定。

 
  • 刘庆彬

    但是,有时候像中国和越南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央行的职责不仅仅是保持物价的稳定。包括中国的宪法也规定了,央行有任务保证经济增长。甚至把经济增长写在保证物价稳定之前。所以,为了经济增长有时候就需要提前发货币,不能说超发。

    比如说,一些国家预想来年经济增长8%,这就需要的不仅是增发8%的货币,甚至要有富余。比如增发9%甚至10%。这也是一些国家央行一直以来所做的。而这个在国外,央行是不允许做的。

    其实美国量化宽松是为了拯救经济,并不是为了经济增长。但是日本在量化宽松,是由于泡沫经济崩溃之后,日本央行并没有通过量宽来拯救日本经济。而那个时候日本银行反而谋求的是独立。为此不惜修改日本的银行法。而这个责任是认为,当时的大藏省也就财务省财务处理失误。坏账规模没有处理好。也就说,缩表缩的太厉害。导致整个企业部门从此不再投资了。

    那个时候,仅凭财政省处理呆账是不行的,实际上应该是货币增发。所以回过头来想,当时的日本银行更想独立,坚决不肯增发货币。其实,在这个期间最先要保证央行独立的恰恰是保证物价的稳定。结果可悲的是,正好碰上日本人口的拐点。

    日本在捅破泡沫之后缩表经济衰弱的同时,碰上日本人口的拐点,尤其是劳动力,日本的劳动力人口峰值是1995年。所以,严重缩表加上劳动力人口的峰值,在加上日银要独立,就是说日本银行和财务省并不协调,所以最后等于是把大藏省给解体了,然后变成财务省。这个改革很大。所以说当时以大藏省而自豪的官员是多么的沮丧,现在英国还是叫大藏省。但是日本坚决叫财务省,大藏这两个字就不从在了。

    说穿了这是一种处分。结果风水轮流转,等到安倍上台以后,恰恰从整体的态势上看,美国要停止量宽,那么总的有人来继续量宽,因为全球已经依赖于货币超发。所以欧洲和日本就不同阶段的开始量宽。这点情况就是说,跟美国要有一个协调,但这个首先得日银答应,它毕竟是独立的。

    安倍在政治上的举措就是强迫日银答应,通过总裁的任命。以前是日本银行出生的人当一届总裁,大藏省和财务省过来的人当一届总裁,这种轮流做的比较好。而安倍及其团队就是要谁听我的话,我就让谁当总裁。上去的这个人就的超发货币,既符合美国的要求,同时,争取通过超发货币让日元贬值。而日本银行最不啃做的就是要给国债担保。

    所以说对于过去原有的日银系统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不可容忍或者不可接受的。只能通过政治让黑田上台,黑田上台之后,就开始实施所谓的“异次元”,叫做多维度的异次元,其实说穿了就是各种各样的量宽的组合拳。实际上日本这种计划经济计划起来,比咱们都深。

 
  • 多维

    安倍一直将日本股市视作检验其增长策略的一个方式。如何看待日本股市决定安倍经济学命运这一说法?

 
  • 刘庆彬

    安倍政府非常关心股价,不过日本做的远比中国股灾之前好很多,各项措施都做到了。首先保证了资金的持续流入,开户数量大增,而且免税,养老金入市。中国股灾是人灾,日本是不允许出股灾的。

    所以,安倍经济学首先是货币政策,剩下就是所谓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就是说财务省不能跟日本银行和安倍内阁唱反调,同时是稳健的财政政策,之后还有一个所谓说成长战略,什么成长战略,也就是说着玩呢,它实际上没有什么成长战略,成长战略实际上是一些空话,没有具体的都是碎片化的。真真的成长战略说穿了就是要移民。而日本社会日本文化不接受。

    安倍经济学最要紧的是,改善日本通缩的状态,要制造出2%的良性通胀,可是我们心里都明白,日本央行印出20%的通胀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印出2%的通胀是不可能的。

    最关键安倍经济学的第二点就是延迟了增税,延迟增税之后,连着三个季度,经济逐步在扩大。所以最近又有人说,安倍经济学成功了,我认为其实一开始安倍经济学就是失败的,或者说是不会成功的。

 
  • 多维

    安倍经济学本质上是政治目标驱动的经济学,你认为这种说法贴切吗?你怎么看?

 
  • 刘庆彬

    不能叫政治目标驱动了经济学,安倍经济学是一套组合拳。然而,安倍有自己的政治目标。最关键不是政治目标驱动,也不完全是为了经济目标,就是说,安倍是有他的政治诉求和政治目标在,然后他把经济交给一批专业人士去做,而这些人也是无所不尽其能。为此,安倍也是非常的合作。而且安倍也不停的在协调日本银行、大藏省和财务省之间的矛盾。

    所以说,安倍经济学本质上是政治目标驱动的经济学,他表面政经一体,有人说他的经济是为了政治,但也可以说政治是为了经济。他是有阶段的,就是说一开始我要把经济发展好,转身我开始我的政治目标。就是为了连任和修宪。所以安倍这套组合拳打的很好,而且内部分工也不错。

    我们其实都知道,安倍IQ并不高的。但是他这个人表面上看的强硬,但实际上,那是他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发言的时候的一个表象。基本上日本对他的评价是这个人不摇摆。安倍其实就是想做两件事儿,一个就是修改宪法,一个就是修改教育基本法。他对强军不强军也无所谓。这跟他偏右的思想是一枚相通的。

 
  • 多维

    其实在欧美国家他们对安倍经济学是不看好的,甚至觉得就是安倍是和美国对立的,您怎么看?毕竟欧美国家认为“安倍经济学”是赌博性的金融缓和政策。

 
  • 刘庆彬

    严格来说,在美国推出量宽之后,还是需要有一段期间。这个时候实际上是日本和欧洲在帮助美国,甚至说接过了美国量宽的一部分旗帜。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美国不仅结束了量宽,美联储开始升息,甚至开始缩表。所以黑田就说了,“我的目标可能永远都达不到了”。

    因为,现在日本已经开始说了,我们现在也得找出口,就是我们现在需要出口战略和政策,要找出我们应该怎么停止我们的量宽。而且,现在不停止量宽,下一次危机将如何应对呢?
    所以,现在日本开始谈所谓的出口政策,说白了就是找“替罪羔羊”,就是说,安倍和黑田你们得下台了。只有你们下台,我才好变安倍经济学。

    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这个异次元的货币政策,不能在做了,日本要应对下一次危机,也得缩表和加息,因为日本现在都负利率了,跟欧洲都一样负利率,所以我要停止量宽, 他们把这个叫出口政策,或者叫出口战略。这个出口应该实际上叫退出机制。

 
  • 多维

    为什么说印出2%的通胀很难呢?

 
  • 刘庆彬

    1%和2%是自然形成,类似于一个均衡状态。严格来说,你要达到100%的均衡状态。均衡他是一个合理的结果。所以在一个均衡状态下,其实有时候你未必知道这个均衡。因为整个经济的均衡,比如说,日本是1亿多人,他就会有一亿多个变量。一亿多个变量,最后形成这么一个均衡。

    这个均衡按经济学来解释的话,2%是一个合力的状态,正向的,而通过日本银行通过印钞这个一己之力来想要把原来的负的或接近于零的这么一个类似于均衡状态想改变成2,太难了。

 
  • 多维

    日本经济学家竹中平藏就认为,日本人生活安逸,因此没有了前列的需求,进而促进经济的发展,你认同这种观点吗?其实,日本通缩及老龄化是很严重。

 
  • 刘庆彬

    不能说是安逸的问题。日本民众还是很努力的。一是人口的拐点已经来了,从2017年开始,日本总人口就开始缩减了,经济规模缩就很正常。

    而且,还要考虑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都在说日本在所谓的“失去的二十年”里面,在海外重新造了个日本。有认为日本没有失去20年。其实日本真失去了20年。但在这失去20年,是因为政府和市场的博弈。大企业就认为政府改革的步伐不大,很多企业都出去了。

    现在劳动力价格那么高,然后又偏向老龄化。所以这20年日本在海外重新造了一个日本这个说法是不对的。毕竟,他衡量的是日本海外的资产相当于一年的GDP,海外投资资产是一个存量的概念,日元为什么说现在还是避险货币呢?就是因为,日本的海外资产还是全世界最高的。但这是一个存量的概念。GDP是一个流量概念。所以他们说日本失去了二十年,但是日企没有失去二十年。

 
  • 多维

    一路走来发现,安倍政策似乎是“意在沛公”,其政治效果明显大于经济效果。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时至今日,安倍经济学究竟算是成功还是失败了呢?

 
  • 刘庆彬

    只能说安倍经济学没成功,但也不能算失败。

 
  • 多维

    近期安倍有一些丑闻,您预测它对执政有没有影响?

 
  • 刘庆彬

    肯定有,我个人的预测也比较大胆,首先,安倍的政治生命也就到下次大选了,然后现在自民党都意识得到,不能靠他赢得下次大选。

    不过这些丑闻都是冰山一角,而现在日本人一旦对他讨厌了,这就回不去了,他为他自己的懊恼付出了代价。日本想形成两大政党制,结果没形成。但实际上日本一直有两大政党,我就管他叫,官僚党和自民党。安倍一强独大这种情况,安倍内阁和官僚现在开始争斗,而这个斗一旦开始不会那么轻易结束。这个是动摇日本国本,有点像当年民主党和官僚的这种斗争。

 
  • 多维

    日本一系列政治危机,是不是会导致这个第三大经济体的“脱轨”?

 
  • 刘庆彬

    日本社会很安定,不会脱轨,安倍政治之前,整个社会达成了一个共识,我们渐渐萎缩也无所谓,其实日本都已经开始渐渐思考,怎么样像英国一样的“光荣衰落”,学者和各方面都在思考.日本不肯接受移民,日本社会舆论的共识是不能接受移民。

 
  • 多维

    安倍经济学,没有成功,也没有失败,这一套体系里面最严重的病灶在哪?

 
  • 刘庆彬

    日本经济的病灶,就是人口萎缩。在不肯接受移民,人口萎缩的情况下,经济结构有所调整,这是个趋势。而安倍经济学就想逆势而上,他想维持现有的结构。希望制造业、服务业、金融业不萎缩,这在逆趋势下就很难办,这是日本经济的病灶。

    而涉及到安倍政府组合拳里面的病灶,不能说它失败,但绝对不能叫它赢。也就是说,政府对市场的这个博弈之中,政府没输,但绝对不能叫他赢。目前他至少保证了就业,因为经济规模扩大,保证就业了。

    这也是一个怪问题,在经济规模萎缩的情况下,往往会出现,老人老无所依,年轻人没工作。正常的情况是老人该退休就退休,但是日本的社会,老年人手里拿着钱,越老越还在努力工作,自己开店,90多岁还在工作,为什么还在工作,晚年不安啊。颐养天年,花点钱就行了, 但老年人不,在整个经济萎缩的情况下。日本老人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导致他们过度储蓄,而这正是安倍经济学货币政策失效的一个重要原因。

    或者说现在日本很流行一个词叫做“老害”(指高龄者掌握实权,挤压了年轻人的空间,使得年轻人无法充分活动的人)。安倍上台能够做的实际上是什么呢?吹一个泡,打一套组合拳,实际在某种程度上,他是分了老人们一杯羹,然后往年轻人那补。日本土地税、遗产税非常高、生前赠与税非常高。

    那么日本要想增长,就是从老年人哪里砍一块肉来做“子弹”。但是,到现在为止,也就是在这一方面,安倍在老年人身上砍这块肉做的并不彻底。

    在民主社会,老年人投票,年轻人不投票,年轻人觉得无所谓。日本原来是二十岁成年,二十岁之后才有选举和被选举权,现在不得不降到十八岁,甚至考虑再往下降,就是为了让你年轻人,通过选票来选择和塑造自己的未来。

 
撰写:国刚 绍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