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即将迎来《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的中日两国近期加强了各领域的高层互动,包括11月下旬由250人组成的最大日本经济界代表团访华,12月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席的第三轮中日企业家和前高官对话,以及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公明党干事长井上义久12月24日到访中国福建省厦门市,出席与中国共产党的定期对话框架“日中执政党交流机制会议”。 

这些都被认为是中日关系逐步向好的佐证,尤其是日本史上最大规模的经济界代表团访华更是受到广泛关注,多维新闻日前采访日中经济协会北京事务所长岩永正嗣,岩永先生曾任日本驻华使馆经济公使,其所在的日中经济协会多年来致力于联合日本最大经济团体“经团连”和日本商工会议所组成规模庞大的经济代表团访华,为促进中日经济合作与交流做出了积极贡献。
  • 多维

    你怎么理解中日两国领导人近期对加强中日经贸合作所寄予的厚望?

 
  • 岩永正嗣

    我认为,最近中日关系的好转非常明显。安倍首相也在5月,委派了自民党干事长二阶参加中国“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时,转交了他给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亲笔信。6月的演说中,安倍也对“一带一路”展现了期待的积极意向。

    9月28日,还在东京亲自参加了中国驻日使馆的庆祝活动,并呼吁早日召开日中首脑会谈。中国方面的表现也非常积极。11月的越南APEC和菲律宾东亚峰会上,都对日中关系和对日政策,都展现出争取好转的姿态。

    11月,日本组成了由大企业领导共计250人的庞大代表团访华,12月还在东京举办了日中企业对话,这些活动,对于借助企业间的合作改善中日关系的努力,相信给日本国内外都留下了深刻印象。中国总理李克强接见访华团时表示,中日健康并稳定的良好关系构建,符合两国共同的利益追求,中日关系改善的关键,是相互信赖,而民间交往是基础。

    我非常赞同这个见解。参加访华团的日本企业代表们,看到了中日政界高层的这些表态后,也对参与中日经济合作具有了信心,一定会欢迎两国政府的相关政策。我认为通过这些交流,日本企业家一定感觉到了两国友好关系基础的夯实,需要企业家加强合作。

 
  • 多维

    与规模逐年扩大的经济界访华代表团相比,中日贸易额却呈不断下降的趋势,你认为原因在于?

 
  • 岩永正嗣

    首先需要中日政界具有良好安定的关系,这一点不可或缺。虽然经济界的交往,比起政治关系的影响,各自的经济结构的变化、汇率变动可能更是关键。

    以2011年为分界线可以看出,由于当年日元升值达到最高点,这之后日元开始逐步贬值,因此,日本对华贸易自2011年后开始增加,2012年对华投资占对外贸易的19.7%,这个数据在2016年上升至21.6%了。

    投资方面,按照中国方面的统计,虽然呈现连年降低的趋势,但日本的统计,却未必与中国的完全一致。而且,即便呈下降趋势,中国土地价格的高速增长、竞争激烈程度的提高,也是形成当前局面的重要因素。

    实际上,从对华投资额度上看,日本对美国、欧洲的德国和英国等28个国家并未比投向中国的更多,可以说日本的投资还是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很大帮助。不过,中国正在从加工密集型经济,向自主生产发展变化,因此,日本必须改变投资战略,更多地关注中国的内需,而且我对于这方面的投资增加毫不悲观。

    例如日本的国际协作银行自1989年开始,每年有对日本的对外投资进行了调查,2017年11月出台的最新调查表明,日本今后三年的对外投资,中国将是最大的投资所在国。这也显示出日本企业对中国市场的高度重视心态。

 
  • 多维

    你对中日经济合作未来的建议或者期望是什么? 

 
  • 岩永正嗣

    中国商务部长提出的促进中国内需和消费的商品的产业投资有必要加强,这方面发展壮大的可能性很高,我很赞同这个观点。

    中国当前的技术进步非常显著,尤其是网络商务的发展令人感到炫目。但商品质量和服务需求方面,中国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而这方面,日本先进的制造业、具有传统文化背景的良好服务能力和商品,正好可以补足这方面的缺陷,我认为对中国也非常有益。

    另外,日本长期积累下来的先进经验和技术都在不断更新,这些对中国的网络经济发展也有很多利用价值。这是中日经济合作可产生巨大效益的领域。

 
  • 多维

    你是很看好像无印良品和优衣库这样的日本品牌嘛?

 
  • 岩永正嗣

    你说的无印良品和优衣库具有我提到的特点,此外,医疗、养老等很方便使用的商品,应该在中国也能够得到欢迎。日本具有传统优势的汽车、高技术产品、以及生产高技术产品时使用的机械,这些商品与技术,也还会在中国有广泛的市场。

 
  • 多维

    你是否担心中日间的民族感情会影响到中日经贸发展?

 
  • 岩永正嗣

    关于中日之间比如历史问题在多大程度上并以何种形式对中日经济产生影响,这是一个见仁见智问题,我在这里不做具体评论。

    但是我个人希望这个问题不会对中日经济产生影响。为此,我认为,中日两国国民应该多相互交流相互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以某种理由买不到自己想要的商品或者服务,损失的不是生产商而是消费者。

    在这个意义上,消费者想要好东西的这种心情,企业认真回应消费者的这种心情非常重要。中国现在正在由生产大国转向消费大国,也越来越能感受到消费者心理的重要性。消费者需求变强,相对,企业的应对也随之变强。由此中日之间的政治关系也变得更加稳定就好了。我非常期待中日关系政治上的稳定,另一方面也希望经济界交流的扩大能成为两国关系改善的基础。这一点也非常重要,李克强总理也曾强调过。

 
  • 多维

    你认为造成日本对“一带一路”更为谨慎和对“印太战略”更为积极这种差异的内在逻辑是什么?

 
  • 岩永正嗣

    关于一带一路,日本各界也非常关注。从日本企业来看,比如刚听到一带一路,具体哪一类企业能参加一带一路?或者比如,对于日本企业来说,怎样做能够与一带一路基建项目进行合作?对于这些详细细节仍然很困惑的企业不在少数。

    现在在北京设有分社的日本企业约有650家,还成立了这650家企业共同参加的中国-日本商会组织 “一带一路联络协商会”。在这里我们会经常收集有关一带一路的信息并使用,我也希望中国政府以及相关人士向我们提供一些有关一带一路的具体信息。

    另一方面,正如您所提到的印度太平洋地区战略,因为是由美国总统特朗普提议的,日本赞成或者正在对其提供合作的这种解释,我认为是不准确的。安倍政权也进入第二任期,在第一任期时,具体来讲是2007年以来就一直主张印太战略的重要性,而一带一路构想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首次提出的。

    在此之前安倍首相就主张印太战略,因此我认为,它与一带一路并没有直接关系。在此基础之上,安倍首相还称,以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为基础,可以与领导一带一路的中国进行合作。

 
  • 多维

    你怎么看待中日在南亚、东南亚市场等市场上存在于基建领域的竞争?

 
  • 岩永正嗣

    首先,在商业问题上,或者在市场经济下,我认为竞争是基本的。阻碍竞争是妨碍经济公平性和发展,这是很不好的。

    应该切实保证开放性、透明性,经济主体或者企业等参加经济活动的人们在可以相同条件下竞争,确保这种环境非常重要。因此,我们不是害怕竞争,而是害怕阻碍自由竞争的措施。

    幸而,中国在2013年的三中全会上明确提出让资源分配发挥作用的方针,此外,在前几日中国总理李克强也在会见访华团时发出了继续坚持改革开放这一强硬信号。

    另一方面,一个大项目只凭借一家企业或者一个国家是远远不够的。中日两国企业各自拥有自己的优势,相互结合可以产生更好的结果,或者产生更强的竞争力。在自由的竞争条件下,中日企业能够探索前所未有的合作,这将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 多维

    中日在基建领域的互补之处在于?

 
  • 岩永正嗣

    在很多领域的基建项目上,日本在设计、规划大型管理方案方面很擅长。以及制定实际具体计划、技术上也拥有过人之处。而且,日本在整体工程的管理能力上也很见长。日本已经在全世界很多国家进行过基建建设,也交出了满意的答卷。另一方面,我认为,中国在基建或者大型设备建设方面在技术上也获得了巨大进步。比如日方继续负责整体设计或者管理方面,中国公司负责建设也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 多维

    日本经济联合访华团在访问中国时有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呢?

 
  • 岩永正嗣

    此次我与访华团一起去到了中国广东省,其中有很多人是第一次去,也有很多人是时隔多年再次去到广州和深圳。也与很多当地企业比如说华为和其他新成立的中小企业进行了交流。他们的开发劲头非常强劲,大家也备受感动。我感觉他们的研究开发相比日企而言更加开放,日方企业人员深受刺激回国,是一次非常棒的访问体验。

 
撰写:陈清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