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嘉宾
杨希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原中国外交部朝鲜半岛事务办公室主任
金强一:延边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朝鲜半岛研究院国际政治研究所所长
日吉秀松:日本大学(Nihon University)副教授
 
 
  • 杨希雨

  • 金强一

  • 日吉秀松

 
导语
国际舆论2017年年末对于半岛距离开战有多么接近的热烈讨论,被朝鲜在2018年伊始的一系列动作迅速逆转。从金正恩在新年贺词中向韩国抛出“愿参加平昌冬奥会”的橄榄枝,到朝韩两度进行高层对话,以及相关各国对于南北关系回暖的“点赞”,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半个月内。特别是北京时间1月15日朝韩举行2018年以来的第二次高层会谈后,韩联社报道朝鲜将派遣三池渊乐团在平昌冬奥会期间赴韩演出。没有派出具有特殊象征意义的牡丹峰乐团,而是派出女多男少、台风俏丽、尝试在表演中加入西式元素的三池渊乐团,金正恩似乎对这手“文艺牌”颇为拿捏了一番。多维新闻与多名朝鲜半岛专家展开对话,就朝鲜“调控”半岛的谋略、半岛局势未来的走向等热门话题进行了讨论。
  • 多维

    2018年开年,朝鲜半岛从原来的剑拔弩张,进入到了相对缓和的阶段。而在各方中,朝鲜表现得异常突出,比如主动向韩国释放善意,抛出橄榄枝,南北双方借着冬奥会的契机,重开高层会谈,重启板门店边境热线、西海军事热线。如何解读半岛这样的“新变化”?

 
  • 杨希雨

    应该说这并不出人意料,如果观察半岛的时间足够长,就可以发现其中的规律。

    第一,朝鲜半岛局势紧张还是不紧张,基本是由朝鲜控制的。每次半岛形势变得紧张,基本都是朝鲜挑起来的;从紧张走向缓和,也基本都是由朝鲜来“降温”的。

    第二,半岛形势紧张还是缓和,完全根据朝鲜自己的战略判断和战略盘算。当外界认为紧张到要爆发战争的时候,局势一定会缓和下来,朝鲜一定会采取各种办法。

    我们已经看到朝鲜半岛所谓的危机周期,就是“紧张—缓和—再紧张—再缓和”。可以说,从2018年1月1日开始,朝鲜半岛正式进入缓和阶段。

    但这个缓和与之前的缓和一样,以前还有过更加“热闹”的缓和,这次的缓和并不意味着它是持久的、可持续的,一定还会有新的危机。

 
  • 金强一

    金正恩在新年贺词中表示愿意参加平昌冬奥会,也表示了与韩国改善关系的意向,但由此还不能乐观地展望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其原因在于,无论南北双方的意向如何,都无法跨越核问题,或者说,核问题仍将是左右朝鲜半岛局势的关键性问题。韩国有可能把冻结朝鲜的核计划当作阶段性目标,以此为前提改善南北关系,但美国和国际社会能否接受将成为重要前提。 

    现在,从朝鲜的角度谈,重要的是能否摆脱国际社会的严厉制裁,而冻结核计划不足以改变美国及国际社会的制裁意志,且朝鲜能否轻易答应冻结核计划亦是个问题。最大可能的状态是,朝鲜要求韩国在不谈核问题的前提下改善南北关系。这一点韩国几乎没有接受的可能性。所以,南北关系有可能在平昌冬奥会期间缓和一段时间。如果南北关系改善也只能在联合国决议案所限定的范围之内,如人道主义援助等。 

 
  • 日吉秀松

    从这种转变可以看出,朝鲜半岛事务的主动权掌握在朝鲜手里,而且是朝鲜因拥有了核武而显出了一种高姿态。朝鲜知道拥有了核武,就获得一种保障,现在他们也不想把事态搞得太紧张,太紧张对于他们发展经济没有好处,同时通过向韩国抛出橄榄枝以示拉拢,以分化美韩。韩国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朝鲜在达到自身目的之后作出和解的姿态,正可以迎合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并促使韩国文在寅政府在美朝之间选边站,一方面可以从韩国那里获得援助,另一方面,可以刺激美国以达到与美国对话的目的。2018年能否迎来真正转机,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双方都有意让步。

 
  • 多维

    金正恩的新年贺词中再次对“朝鲜完成国家核武力量建设的历史大业”作出专门表述。你对此怎么看?

 
  • 杨希雨

    朝鲜在完成“火星-15”洲际弹道导弹试射后,金正恩就作出过相应的表述。这次等于是重申,或者说是再次强调了这一表述。

    这个表述本身是一个政治上的考虑和需要,表明朝鲜下一步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即双轨战略中关于核武器这一轨,我们可以大胆地说,朝鲜一系列的核导试验将告一段落,接下来会转向经济建设这个轨道。新年贺词中,重头戏讲的还是朝鲜要发展经济。

    但从技术上讲,朝鲜在核武器开发的三个领域依然还要进行试验,首先就是载入技术;第二是常规洲际弹道导弹试验,这至少还需要进行好几次试验,需要相应材料的改进;第三是在核潜艇上的潜射洲际弹道导弹试验,至少也是潜射中远程弹道导弹试验。

    这决定了朝鲜今后一定还会有新一轮的导弹试验和开发,但不是现在。

 
  • 多维

    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朝鲜一边给韩国释放善意,一边也继续对美强硬喊话,扬言不惧美国,而且称核按钮就在自己的桌上。对于金正恩的此番表态,有观点认为这是在离间美韩。你怎么看?另外,朝鲜如此“扬言”的底气究竟从何而来? 

 
  • 金强一

    金正恩的新年贺词有三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其一是对美強硬的威胁;其二是经济自主化;其三是改善南北关系。很多分析认为,这是离间美韩关系。我觉得除此之外有另一些目标。朝鲜似乎更想以韩国为突破口,试图摆脱目前的制裁困局。 

    如果朝鲜主动缓和局势并暂停挑衅性活动,韩国和中国将陷入政策选择的困境:是继续严厉制裁?还是缓解制裁局面?由此国际性的制裁共助就会松动。面对朝鲜的和平攻势,如果继续严厉制裁,朝鲜半岛局势有可能回归紧张。但由此放松制裁显然亦有问题,这就是,朝核问题还没有解决的眉目,放松制裁显然无法接受。 

    这就是说,朝鲜希望国际社会制裁共助体系出现裂缝。也就是说,朝鲜想一箭双雕,既要摆脱制裁,又要美韩同盟出现裂缝。对美国的強硬立场更多地是,不想在这种博弈过程中示弱,亦有逼美国选择的意味。这种底气来自两个基本判断:一是,朝鲜似乎相信,美国很难动武;二是,如果撞上美国的所谓红线,美国显然拿朝鲜没办法。 

 
  • 日吉秀松

    (朝鲜此举)完全有离间美韩的意图,朝鲜向韩国释放善意表面上迎合了文在寅的绥靖政策,以民族之情争取韩国民众的支持。向美国强硬喊话,实际上是希望同美国对话,软硬兼施企图获取最大利益。其底气源于拥有核武。

 
  • 多维

    对于金正恩的“挑衅”,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不甘示弱,通过推特(Twitter)表示自己也有核按钮,而且比金正恩的更大,更厉害。我们知道,半岛危机的关键双方是美国和朝鲜。两国最高元首却一再给人一种“过家家”的感觉。面对这样的“核狂人”和“疯老头”,半岛究竟何解? 

 
  • 金强一

    对金正恩的新年贺词,特朗普总统作出了超常识的应对,形成了低级的按钮之争。这一点说明,美朝领导人都有很大不确定性,令人无法把握其政策走向,由此加大了朝鲜半岛的危险度,或许,无法预测的偶发事件亦有可能导致冲突。 

 
  • 日吉秀松

    核狂人与疯老头都在搞表面文章。金正恩也知道不可能使用核武力对抗美国,特朗普也知道无法实质性解决朝鲜核问题,他们都在说空话,其结论便是朝鲜半岛目前的局势没有一个真正的解决办法。最终只能被迫承认朝鲜的核地位,将其纳入国际核武管理体系,以防局势进一步恶化。

 
  • 多维

    韩国方面对朝鲜的示好第一时间表示欢迎,并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两次举行朝韩政府高层会谈。你怎么看韩国的反应?

 
  • 杨希雨

    朝鲜释放出的缓和南北关系的信号,与韩国的利益盘算一拍即合。特别是文在寅政府作为进步派政府,一直主张维持稳定的南北关系,不管矛盾多尖锐,只要有缓和的机会,韩国都会给出积极的回应,这也是一个规律。

    更何况朝鲜这回抓冬奥会这个机会很聪明。朝鲜与韩国作为同一个民族曾经有过组成联队参加世界性的体育赛事的先例(编者注:1991年,朝韩曾组联队参加世界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和世界青年足球锦标赛;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式,朝韩代表团同时入场),一度传为佳话。这次朝鲜释放出橄榄枝,可以看成是要“再续佳话”。韩国哪怕当前是保守党政府执政,也不会拒绝。这是文在寅政府立刻给予积极回应的根本原因。

    另外还有一个技术上的原因:平昌冬奥会如果有了朝鲜的参加,更容易受到世界广泛关注。不论从新闻热点角度来讲,还是奥运会所代表的和平象征,更包括半岛南北双方作为同一个民族的意义,朝鲜前来参加都是对平昌冬奥会巨大的助力和支持。

 
  • 多维

    对于韩国在半岛事务中该扮演的角色以及可能的作为,韩国学者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表示,困扰韩国的萨德问题终究是无解,要想走出这样困局,韩国拥核才是出路。但我们知道,韩国这样做,美国肯定不会同意。在内外夹击下,韩国该怎么做?至少,韩国该如何抓住这次的半岛变局? 

 
  • 金强一

    应当说,在围绕朝核问题的博弈结构中,韩国处于极为尴尬的境地。朝核问题最直接的当事方是韩国和朝鲜,而朝核问题正在围着美朝关系展开,由此,韩国只能处于被动地位。现在韩国一些势力主张拥核,这种情况暂时不会发生。但如果朝鲜的核威胁加剧且美国选择危机管控,有可能出现日本和韩国试图拥核的局面。 

    美国在朝核问题上转向危机管控意味着,美国为了降低危险度而改变对朝政策,届时会在相当程度上改善与朝鲜的关系,也就会在相当的程度上黙认其拥核。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日韩将陷入极度的安全焦虑之中,拥核也就会成为它们的政策选项。而美国到时能否管控这两个国家还是个疑问。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日本的政策将显得非常重要。如果日本开发核武器,韩国也会顺水推舟。 

 
  • 日吉秀松

    韩国方面希望核武装在目前的情况下当然是不可行的,因为朝鲜的核武问题必然引起东北亚的核武竞赛,这不符合美国、中国、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如果韩国真的获得发展核武的机会,那么日本一定会跟进,如此一来不仅使朝鲜半岛局势陷入复杂状态,还使得整个东北亚变成危险的核武库。韩国目前能做的是促成美国与朝鲜直接谈判。

 
  • 多维

    日本作为六方会谈的一方,在半岛问题上却始终没有多少存在感,更多表现出对美国的“言听计从”。只是,如果一旦韩国开始提“拥核”,日本自身的危机感定然不小。日本官方和学界是如何看待2018开始的这系列半岛变局的?日本该如何做,才能避免被其他国家牵着鼻子走? 

 
  • 日吉秀松

    可以这么说韩国提拥核一定会刺激日本。其实日本内部已经有人提议核武。面对2018年的新变局,日本应该不会改变太多还是保持警惕,因为这一新变局并没有实质改变朝鲜拥核的现实。要改变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唯一的办法那就是美军撤出日本,但是这是不可能的事,因此,日本在外交上依赖美国的习惯不易改变。

 
  • 多维

    对于中国,最近一段时间在半岛问题上表现得颇为冷静和克制。此前喧嚣一时的难民营安置以及核武知识普及令外界颇为关注。面对半岛可能出现的变局,中国应该做什么?尤其是当中国外交表现出越来越强的“介入”趋向时,对于半岛,该不该继续介入?如果该,具体该怎么介入? 

 
  • 日吉秀松

    中国是朝鲜的邻居,随时准备因应各种可能出现的局面是理所当然的,面对朝鲜的核武问题,中国应该继续介入,以维护自身的利益。中国对朝鲜半岛局势的介入可以在联合国有关决议的基础上,一面对朝鲜实施必要的制裁,一面寻求对话,不该将朝鲜核武问题看作仅是朝美两国之间的问题,应该积极推动中朝之间的谈判。

 
  • 金强一

    在朝核问题上中国显然陷入了被动的境地。朝核问题巳失去了解决之最佳时机。对于中国来说,持续目前的紧张状态或默认朝鲜的拥核,都将成为极其危险的选择。能否维持NPT核秩序自不必说,中国将面对非常危险的周边环境。因此,中国介入朝核问题是必然的。这里有如何介入的问题。与国际社会形成一定的共助关系,应当是这种介入的首选方式。中国亦可考虑另外一些路径,如诱导朝鲜改革开放,不过这种促变求稳的思路需要长期的战略。

 
  • 多维

    说到改革开放,很多评论者都从金正恩的新年贺词中读出了朝鲜要重点转向经济发展的信号。同为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中国正是通过改革开放,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成就,因此很多人自然而然的认为朝鲜可以借鉴中国经验。2018年恰好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节点,舆论中很多声音在猜测,当朝鲜声称“完成核武大业”、重视经济建设,会不会也开启属于朝鲜的改革开放的进程。你对此怎么看?

 
  • 杨希雨

    这个猜想基本上不大可能实行。在政治上,朝鲜已彻底排除了改革开放的可能性。朝鲜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报告里,对中国的改革开放进行了没有点名的恶毒攻击,用词很难听。这种政治定性决定了朝鲜不可能走改革开放道路。

    在客观上,无论是国内政治与国际环境,朝鲜也不具备改革开放的条件。因此朝鲜在国内经济的改善和改革上,面临一个困境,或者说悖论:一方面,计划经济必须改,否则在21世纪肯定走不下去;另一方面,朝鲜又不能真正走改革的道路。

    当然,我们看到,朝鲜在经济体制上已经出现了一些改革措施,包括建立特区、特区的立法,与中国、越南的改革开放措施都有相似之处,这也是很多专家认为朝鲜有可能走经济改革道路的原因,由此得出的判断是可以理解的。

    但这些措施并不等于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是一个系统工程,朝鲜局部地借鉴了一些改革开放的措施,可并没有在整个国家系统上进行改革。

    比如说特区,朝鲜最著名的开城工业园区,从经济开发区的角度看,它与深圳特区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它的职能与结构完全不同。

    从结构上讲,邓小平最初设立深圳等四个特区,是把特区作为一个窗口,邓小平形象的讲,“窗户打开了,新鲜空气要进来”。相比中国窗口式的特区,开城工业园区是一个“孤岛”式特区,是封闭的,完全与世隔绝。

    从职能上讲,经济特区要产生溢出效应,当年深圳只是一个小小的渔村,成为经济特区后把整个珠三角都盘活了。按照这个模式,开城工业园区如果有溢出效应,应该把周边地区全带起来,但实际上开城的作用不是一个溢出效应的发生器,就是一个money maker,赚钱的地方。

    也就是说,朝鲜设立的特区表面上是在学外部的改革开放经验,但运作的过程中采用的是朝鲜式的改革措施,把它变成孤岛、变成一个纯粹赚取外汇的平台,仅此而已,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式特区。

    如果一定要用“改革开放”来定义朝鲜的举措,朝鲜实际上在摸索一套具有朝鲜特色的“朝鲜式改革开放之路”,他们自己的话是“我们式的道路”。一看见朝鲜要重点搞经济建设,就说朝鲜要(搞类似中国的)改革开放,这在朝鲜是不大可能的。

 
  • 多维

    多维新闻记者在朝鲜实地探访期间,看到朝鲜民间出现了一些自由市场的迹象与雏形,很多国际媒体也报道过朝鲜官方对此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不是说明朝鲜内部存在改革的动力?

 
  • 杨希雨

    你也提到了,朝鲜内部目前出现的一些市场化因素是非官方的,事实上这也并不是官方希望看到的东西。应该说,这些现象叫朝鲜式经济改善与调整——或者姑且叫朝鲜式改革——所产生的副产品。

    这种副产品的存在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能搞活朝鲜目前的经济,但另一方面也是对计划经济体制的冲击。马克思主义讲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计划经济与朝鲜目前的上层建筑是一致的,市场化的因素能在一定程度上盘活经济,但同时也会对上层建筑产生影响。个人经济自由度的增加意味着国家计划经济控制度的减弱,这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

    这些市场化因素的行为与活动有违目前朝鲜的法律法规与管理体制,这个灰色区域能够活跃到什么程度,在多大范围内产生作用,这恐怕是影响朝鲜未来经济乃至社会稳定的不确定因素。

 
撰写:戴仑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