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北戴河会议”,这个在外界看来充满神秘的特殊“会议”,在这个夏日,又因为此前出现在中国国内外的各种矛盾、问题、争议和谣言,再度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然而,现在的北戴河里究竟正在发生着什么?中国现任和退休高层领导人们会有怎样的活动,相互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展现着什么样的政治生态?

对此,多维记者采访到专访了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党导立宪制的提出者柯华庆。他对此表示,中国政治在走向规范和透明,没有所谓的和人们想象中的北戴河会议。而且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体制已经形成,而这种体制将有更远的影响。
  • 多维

    又到了北戴河时间,首先在如今这个时代大背景下,你相信今夏有所谓的北戴河会议吗?

 
  • 柯华庆

    我认为没有。因为如今与以前不太一样了,中国政治越来越走向规范和透明。

    1954年到1965年,这段时间毛泽东主政,选择北戴河开会,当时叫中央暑期办公制度。设想着中共领导人忙了一年,暑假期间可以到避暑圣地北戴河休息一下,北京距离北戴河近一点。大家都到一个地方休息,期间大家讨论一些问题也正常。因为中国太大、事情太多,让他们完全休息不关心也不太可能。所以我相信在这种情况下,在北戴河开个会很正常。

    1966年之后,北戴河的暑期办公制度也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到来而中断。80年代邓小平那一代领导人已经很老了,我觉得暑假期间去北戴河疗养一下也很好,去那儿开些会也很正常。

    现代好像已经不太必要。现在党代会基本上是对外的,当然它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不一样,还是有些私密性,但是至少那些场面都在电视上能看到,一般在开会的当天,全文通告就出来。

    虽然这几年根本没有一个以北戴河命名的会议出现在新闻联播或者中国官方媒体上面,但是存在各种传言。其中有两个可能性,一种是有很多专家在北戴河疗养,这时候领导人顺便找专家们开个座谈会,听取专家意见,也没有特别的。

    另一种可能是现任领导人非正式的拜访在北戴河疗养的老同志。传说也不会空穴来风,这个会议不一定以非常正式会议的方式。在中共规矩里,中央领导人一般不允许串门,因为会被认定为搞小圈子。所以在老同志在北戴河疗养期间,中央现任领导人看望、拜访一下老同志,找老同志聊一聊,自然就会聊到当前政治问题。我认为这个也很有必要,毕竟一些老同志经验丰富,有句话叫“他们过的桥比我们走的路还要多”,听听他们的意见,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 多维

     

    如果这种可能性存在的话,北戴河会议其实成了一些退休老同志表达意见看法的一个平台?

 
  • 柯华庆

    对!我觉得这是好事,不是坏事。当然,首先需要判断这个事有没有可能,其次才考虑这个事是好还是坏。我曾在《论立宪党导制》中设想,让这些退休了领导人进入政协,因为他们是政治延续稳定的一种机制,完全把老一代和刚退休的领导人的影响抹去,对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所以,会议应该会有,但不是那种正式的会议形式,正式会议我相信应该是没有的,因为没有看到正式报道。另外,现在中共开的会很频繁,政治局开会一月至少一次,还要和其他团体,民主党派等各种会议,没有必要还在这儿搞一个会议。现在中国政治越来越走向规范和透明,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 多维

     

    也就是说,北戴河会议对中共政治格局发挥的作用,其实逐渐在减少?而其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权力运作在逐渐走向透明?能否具体谈谈为何做出此判断。

 
  • 柯华庆

     

    中共在走向规范,越来越强调规矩。从2012年习近平上台之后,他特别强调依规治党,强调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现在政治规矩正在逐渐制度化了。十八大以来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突飞猛进,党内法规第二个五年规划已经出台,将重点制定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条例、国有企业党组织工作条例、中国共产党支部工作条例等党内法规。

 
  • 多维

     

    谈到中国权力运作存在一种神秘性或者不透明性。你提到,如今中共的政治越来越透明。但是为什么人们还有这么多猜测?因为大家都认为中共是存在潜规则的,虽然公开的东西很多,但是真正起到作用的,很可能就是北戴河会这样的会议,不是明规则起作用,而是潜规则起作用。你如何看这种看法?

 
  • 柯华庆

     

    主要的问题可能是因为中国不是选举政治,是协商政治。我们不知道高层是如何去实践协商政治,但是从我们所了解的基层和身边的事情可以体会到协商。在平时基层工作中,做事情往往需要提前跟各方面协商,而这个过程并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规则。中国的很多事情决策是通过协商民主,虽然你会发现到最后投票的时候基本定了,但前期却做了很多工作,只是我们很多人不知道,只看见了最后一步。所以也可以说这个过程是不透明的,是个神秘的东西。

     

 
  • 多维

     

    有点类似西方议会外的游说lobby的过程。

 
  • 柯华庆

     

    事前的协商是很有必要的,有利于后面的工作。西方式的选举政治在中国很难行的通,为什么?比如在中国从两个人中选一个人当领导,其中通过投票一个选上了,没选你的那一部分人很可能依然不服你,不接受你的领导,后面的工作很难开展,中国人的规则意识还比较弱。

 
  • 多维

     

    这其实就是在香港任教的学者王绍光讲的角色模式。

 
  • 柯华庆

     

    对,角色模式的问题。我认为制度需要看适用的人和环境,不同的人适合不同的制度,曾经提出“衣服合体论”。

 
  • 多维

     

    正如你所言,中国习惯把互相之间沟通协调的工作放到前期和台面之下,把会议中大家举手表决放到台面之上。但是在西方人看来这个过程就是暗箱操作。随着中国的逐步开放,中国老百姓在更多接触西方政治模式之后,也会越来越认为中国的这套还是属于黑箱政治,所以才会有北戴河模式这样一个猜想。所以在面临现在越来越多不同模式的互相沟通的情况下,你认为大家的认识的统一过程是怎样的?

 
  • 柯华庆

    我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做工作。第一,将协商民主进一步的规则化、透明化。第二,有些可以通过直接投票解决的就通过投票解决。当然,我们没有必要一定按照西方的模式来做。透明化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公示,让大家都知道。中国这么大,可以说是前现代、现代和后现代“三代同堂”,各种层次的人都有,利益诉求多元,认知差别非常大,对同一个信息的解读也不同,很多人都很主观。所以中国国家领导人的选举不可能与西方不同的,如果中国采纳西方那样的选举,中国很可能会解体、分裂。

    我最近在读一本关于中国古代党争的书《中国历代党争史》,以前读过王奇生的《党员、党权与党争》,深受启发。你会发现中国人有两个特点,第一是自我主义,圈子文化。另一个特点是主观主义太严重,现在网上各种争论,你会发现很多争论都不尊重基本的事实,主观性太强。自我主义和主观主义会导致政治上一盆散沙现象。“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就是形象的描述。孙中山和邓小平都曾经说过中国政治上一盆散沙,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党领导不行。在自我主义和主观主义盛行的情况下搞党争民主制,中国只会是四分五裂,历史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中国历史上一直是大一统的君主制,我相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党导民主制,应该做的只是逐步实现立宪的和法治的党导民主制,也就是党导立宪制。中国没有必要一定要迎合西方。我们应该根据中国已有的现实情况,去设计合理的制度。

 
  • 多维

     

    如果谈及协商政治,其实也涉及到具体的权力运作过程。有说法称,中共的权力此前集中在常委、政治局,后来转移到了如今的小组和委员会。而如今的小组和委员会,设立之初就是一个协调机构,但在逐渐的实权化。你怎么看点这种权力转化的过程?

 
  • 柯华庆

     

    现在中国的体制走向了核心体制,有个绝对的最高领导人。跟以前七常委制不同,现在是6个常委和1个核心。原来工作很乱,一个工作好几个部门管,既有党的部门也有政府部门,现在实际上整合了起来,一个老大发出各种不同的指示,是金字塔状的权力结构,可以说是核心体制。核心体制是中国经历了几十年的摸索,正反两面比较之后做出的选择。中国一分权就会出乱子,毛泽东和刘少奇之间的争斗,就是因为国家主席拥有实权,进行了分权的结果。赵紫阳和胡耀邦两位总书记的悲剧,胡温时代的“九龙治水”不也是因为分权吗?!

 
  • 多维

     

    这种核心体制将来会成为中国的常态化的一个目标体制?

 
  • 柯华庆

     

    我认为会是常态化的,十九届三中全会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就是这个思路。习近平之后仍然会存在,将会制度化。这次的修宪就是制度化的一个表现,很多人并未看到这一点。可以说,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核心,党中央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总书记是党中央的核心,就这么一个体制。依法治国和依规治党要求这种核心体制走向制度化和法治化。

 
  • 多维

     

    那么如果真的有北戴河会议的话,它在其中会扮演怎样的角色。人们担心最高领导人为所欲为,北戴河会议能否成为制约最高权力的一个特殊制约机制?或者说是否需要有这样一个机制?

 
  • 柯华庆

    很多人都有制衡的想法,学习过西方政治的人都认为需要有制衡。从中国历史和中国人的特性看,我们更担心的不是最高领导人的问题,而是分裂和混乱的问题。

    原来是皇帝是直接继位的,所以很多皇帝并不是能力很强,于是逐渐被母后外戚、宦官,或者是官僚宰相独权,但现在的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在中共的体制下,最高领导人一般都是最底层一步步的上来的,能力绝对是超常的,道德层面,即便原来很坏的人,经过将近40年的教育,也不可能那么坏了,再加上各种制度的约束,我觉得最高领导人为所欲为的可能性极小。至于道德方面,加入共产党就有德性要求,而且党内持续教育,道德败坏的国家最高级别领导人极为罕见。

    中国政治现在正走向规范化、程序化和透明。制度建设中,党有党遵循的规则,国有国遵循的规则,是一种党规与国法并行的二元法治结构,需要时间去逐步完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戴仑 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