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嘉宾
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欧盟研究中心主任
 
  • 王义桅

 
导语
在被称为2018年中国四大主场外交之三的中非合作论坛上,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宣布对非洲给予600亿美元的援助,这一决定引发了大陆民间舆论的争议,不少人质疑这笔钱又是形式大于内容,有当“冤大头”的嫌疑。而就在不久前,中国高层隆重纪念的“一带一路”五周年,作为中国对外交往“走出去”重要标志的“一带一路”,同样受到了中国与国际舆论的质疑声音。

中国要给世界带去的全球方案究竟是什么?中国致力于打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什么让一些人觉得是好事的同时又充满不安?多维新闻记者就此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展开对话。
  • 多维

    中国近几年在对外交流上注重“走出去”,而“一带一路”就是走出去的典型代表。你怎么评价“一带一路”在过去五年中的发展?

 
  • 王义桅

    “一带一路”的内涵、外延一直在不断摸索。中国一开始只是个倡议,要打造开放、包容、平衡的一种区域性的合作架构,主要是欧亚大陆。但是现在不再局限于欧亚大陆,成了“新型全球治理”,中国力推的“共商、共建、共享”三原则现在也成为全球治理的三个原则。“一带一路”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五大理念让原来的区域性的合作架构变成全球性的。拉美、南太平洋都不属于古代丝绸之路的范畴,但都有国家和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倡议;当年郑和下西洋也只到了东非,但是来自西非的国家,像塞内加尔、卢旺达也都和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倡议。

    去年年底,习近平主席在世界政党大会上提出了“一带一路”就是为了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今年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主要合作平台就是“一带一路”。所以“一带一路”从区域性的合作架构到新型全球治理,再到人类命运共同体,其中的内涵与外延,包括主要实现途径、合作平台、意识等等,都有一个不断拓展的过程。我用中国古代经典《易经》里面的一句话来概括,就是“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中国穷怕了,邓小平同志说不改革开放死路一条,于是有了中国4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那么到今天中国逐步富裕起来了,从富起来到强起来,怎么强?中国不光是自己强,还让别人强,中国不仅自己走一条符合自身国力的道路,希望别的国家也找到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中国坚持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希望别的国家命运也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所以“已欲立而利人,已欲达而达人”,通达天下,就是“一带一路”的“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通”的久远那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所以,“穷则变”是改革开放40年,“变则通”就是“一带一路”,“通则久”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 多维

    习近平在“一带一路”推进5周年工作会议上说,“一带一路”是新时代多边主义的重要实践,其实就是在表达,“一带一路”已经不是某个具体的合作项目,而是中国给出的全球方案。

 
  • 王义桅

    如果仔细读习近平的讲话,他讲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候,特别强调了(这一概念的)三个来源,我把它称之为传统、道统和正统。所谓传统就是中国“天下大同”的理念,“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两千多年前孔子、老子就有这样的思想,包括佛教也有类似的理念。第二个是近代以来,中国实际上是被迫融入了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但把西方的东西已经中国化了,比如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国不是要推翻西方的那条道路,而是把近代以来的人类文明成果中国化了,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所以中国跟西方不是对抗关系,中国2001年就加入世贸组织。

 
  • 多维

    但是现在国际舆论有不少质疑“一带一路”的声音,甚至认为中国在搞“新殖民主义”。

 
  • 王义桅

    现在(国际社会)普遍对“一带一路”的置疑,中国是不是要把自己总结的那套发展模式往外推广?前不久我在澳大利亚演讲的时候重点讲过这个问题,因为澳大利亚等国家担心“中国渗透论”。我演讲的那天穿的衣服是青年装,我就从那个服装讲起,青年装是来自于普鲁士的军服,就是来自于西方的,包括“共和国”、共产党等等全是西方的概念,包括今天中国年轻人喜欢过的圣诞节,根本不是中国那套东西。中国做的最好的一点就是把西方的东西本土化了。

    中国现在希望别的国家也要将全球化实现本土化。现在很多人反全球化,那是因为没有很好的实现本土化,所谓的本土化就是从发展模式、发展经验到发展道路、制度选择,要结合自己的国情,不能照搬、照抄。中国过去上过“完全照搬”的当,比如中共红军时期王明、李德照搬马列主义的东西,建国后一度盲目走苏联的道路,“大跃进”等事例吃了很多亏。最终中国没有照抄美国也没有照抄苏联,走出一条自己独立自主的发展道路,这个很成功。菲律宾宪法是完全抄美国的,能说成功吗?

    所以完全照搬肯定不成功,中国的成功,就像习近平主席说的,中国不输入模式,绝对不是靠输入模式成功的,是因为中国能够结合自身的国情(把外国的经验)加以实践推广。所以“一带一路”最开始也是讲的也是“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合作的大格局”,就是不能一刀切,像美国搞的颜色革命党、华盛顿共识、休克疗法等基本都不成功。

    所以西方不理解这个东西,中国不是要把中国模式推到别的国家去,而是把中国那套告诉你,并且这个经验要当地化,希望你走一条符合自身国际发展的道路。什么叫中国特色?中国特色是不仅自己有特色,同时希望别的国家也有特色,世界本来就是多样性的,如果每个国家失去自己的特色,那就不是多边主义,是单边主义,那绝对不对。

    所以有人说中国应该少搞“一带一路”,因为中美正在贸易战,我们要“缓称王”,我说称什么王?在中国得到弘扬的佛教禅宗有几句话说的很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有什么可称王的?根本不是中国要干的事。在中国的文化里,老百姓可以同时供奉三座不同的神像,不同的神像可以摆在一个空间里,这是一种包容性的文化,并不像西方所信奉的普世价值——普世价值其实就是单一神的概念——而是讲究“实事求是”。中国人的心里从没有一种“神”是永远正确的,而是要让事件来了检验。但西方没办法理解这个东西,他们的概念里要么就是“我的”,要么就是“你的”,像伊斯坦布尔的蓝色清真寺,历史上基督徒来了把穆斯林的痕迹抹掉,穆斯林回来了又把基督教的上帝画像给抹掉,现在还可以看到重叠的彩片。中国取得成功的真正根源,就是实事求是,找到符合自身发展的道路,将全球化在本土化的过程中做到融会贯通,兼收并蓄。

    西方应该感谢中国,其实中国这些年来通过改革开放,把西方那套发展模式成功的本土化,其实是弘扬了西方的那套模式。而其他发展中国家学习西方总学不来,为什么?就缺少中国这么一个中介。比如说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好吗?当然好,中国成功就是因为搞了市场经济,如果搞计划经济中国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样子。所以中国高层反复讲“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

    但是市场什么情况下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这个前提条件在哪里?西方不太说这个。想让落后国家搞市场经济,让经济快速增长,这里面其实有个前提条件,就是发挥政府的作用,就是公有制,一定程度的公有化。政府把资源一定程度上掌握在自己手里,集中起来搞开发,搞基础设施,搞长远的工业化,这个才能创造条件让市场起作用。

    这里面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特别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出的“开发性金融”。像沿线那些没有实现工业化的国家,只通过市场融资,谁给你修路?修给你造桥?谁给你修港口?这些项目一二十年都不赚钱,资本都不愿意干这个活的。现在中国提出一个“开发性金融”的理念,给贷款,出技术,承包项目,虽然你没有钱,但你有资产,你把土地资产的经营权交给中国企业,最后算来算去需要99年的经营权(比如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为什么是99年?因为100年以上就相当于永远属于你了,一般国际市场上不可能超过100年。定成99年,就是因为那些国家太穷了,中国的“一带一路”是企业行为,是要赚钱的,不是搞慈善。怎么赚钱?只有大量的投资,用99年的时间,把很多企业带过去了,进行一系列的开发,把港口搞好了,搞开发区、工业园区,架铁路、修桥梁什么的都一起弄,让中国企业链条式转移、集成式发展、全球化经营,这样才能解决这个地方的脱贫致富问题,也能解决企业能不能赚钱的问题。

    西方国家做不了这个事情,没办法统筹协调、标本兼治,它们也没有国有企业,没有发改委、国资委,更没有共产党长期执政的那套东西,它们都是一个政党上台只考虑这几年的事情,它能考虑那么长远吗?做不到。

    就拿建一个港口来说,那是所在国的港口,是所在国的主权,中国企业只是把港口给你建好,建完以后才能通过物流赚钱。但光是建好一个港口就可以了吗?一家新开的餐馆,谁一天到晚没事去吃饭呢?你必须把老顾客带过来,加入到你的贸易网络里面去。中国是怎么做到的?比如说大的集装箱货轮,假设从广州出发,一般是装一半的油(如果油装满了,装的货物就少了),到新加坡卸一半货,那时候油正好用完了,再从新加坡加油、装货出发,到汉班托塔港,在汉班托塔港再卸一部分货、再次加油出发,之后再到毛里求斯或者其他地方,这样就可以确保汉班托塔港一下融入到全球物流体系来了。这样的活儿谁能干?只有中国,现在世界上第一位到第七位的港口码头全部在中国,国际贸易中三分之二的货物,要么是经过中国拥有的港口,要么是经过中国投资的港口,这是《金融时报》说的。中国是国际上的第一大贸易大国,与130个国家有贸易伙伴关系。这个活谁能干?肯定是中国才能干,更不用说建设基础设施,从设计、建造、运行、管理、咨询、技术、人才、标准,包括培训,中国都有全方位的优势。

    所以有人说印度、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想联合起来搞点什么,对抗“一带一路”,那你搞啊,你搞的过中国吗?而且这些国家国内还没搞好,印度人的效率就不说了,美国人15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钱还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美国1991年就说要修高铁,到现在一条高铁都没修出来,在那种利益集团的体制下根本搞不成这个事。

    所以现在一些声音置疑“一带一路”,是因为觉得中国干的太好了,机会都给中国拿去了,实际是它自己干不了,就只能指责中国国有企业怎么怎么样,说中国向外输出模式等等。现在确实很多国家都来学中国,特别是一些非洲国家,以前照搬西方不行,现在想照搬中国。而这次中非合作论坛,中国向非洲国家传递的一条重要信息就是,你千万不要照搬,不要ABC那样教条的照搬,要像中国吸收西方经验那样,把中国的经验也要做到非洲本土化。

    当然有些东西可以学,比如说一党长期执政。现在非洲五个经济发展最快的国家全是一党长期执政,那这个局面对西方国家来说就不好了,只有多党政轮流执政,西方国家才有机会押宝,才有机会干涉人家内政。原来的非洲国家,除了南非,基本上没有一个是实现工业化的,就是把原材料卖给西方,相当于“卖血”,然后大量进口昂贵的工业制成品,所以这些非洲国家一直被剥削。现在非洲国家学中国,必须搞工业化才能脱贫致富。这里面的逻辑是,如果没有基础设施,没法搞工业化;如果不能搞工业化;搞民主化一定失败。所以先一党长期执政,之后创造条件再发展(民主化)。

    政治民主是有前提条件的,市场经济也是有前提条件的。而西方人教给发展中国家的东西,不教秘诀,只教一些皮毛。而中国的发展经验、中国提倡的“一带一路”让西方那套“神话”给破掉了,所以西方舆论就围攻中国。实际上按照西方那套理论,中国经济早应该崩溃了,但事实上并没有。中国是共产党长期执政,但实行了协商民主,西方民主那套精髓已经学到了,只是在形式上没有搞轮流执政那那套东西。反过来说,西方的多党或两党轮流执政的体系里面,其实是学习了中国的文官制度,比如特朗普能直接任命的就是那几十个部长,部长再任命一些助手,加在一起也就上千人那么多了,但美国几十万的公务员是不随着政党轮替而变化的,那才是美国政治稳定的基础。可西方不教这些,只教发展中国家实行选举政治。

    西方对“一带一路”最重要的的攻击就是说中国向外输出中国发展模式,这正是我反复强调的,实际上没有纯粹的中国发展模式,中国把西方市场经济模式给本土化了,中国希望通过“一带一路”,非洲国家以及其他沿线的发展中国家也能把市场经济模式给本土化,把全球化进行本土化改造,走符合自身的国际化道路,搞工业化,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一带一路”最重要的就是创造条件,让这些国家有这个自信,让它们能够认同市场起决定性作用。

    这就是“开放性金融”。怎么实践?我再举个例子,雅万高铁。有一次我参加一个国际会议,印尼的一个高官向我抱怨说,美国人天天忽悠我们,让我们赚了钱就买美国国债,结果现在印尼国内的基础设施没钱搞,原来的基础设施一直发展滞后,现在遇到瓶颈了,而印尼国内的人口流动性越来越强。现在他们终于认识到中国这套东西,就是政府要留相当多的钱解决基础设施。道理是明白了,可短期还是解决不了雅万高铁的资金来源问题,不仅建造费用55亿美元印尼国内出不了,印尼政府连担保费都出不了,所以雅万高铁在竞标的时候,日本高铁公司因为是私营企业,当地政府没法担保,就只能放弃这个目标。中国去竞标的是国有企业,最重要的是,提供担保的公司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也是国有企业,所以可以长远考虑问题,全球性的考虑问题。私营企业是马上就要赚钱的,很多股份制的企业还要追求年报好看,所以很多政策没办法考虑长远。印尼要修高铁,政府又没有钱,中国用银行贷款,但是担保费印尼政府也没有,那也是中国的国开行来提供,作为交易你要把雅加达到万隆沿线的开发权给我,房地产、物流、电子商务,搞各种各样的开发。有了一系列的产业链布局机会,就能带动中国更多的企业到印尼去投资。

    这就把雅万高铁拿下来了,这是中国全要素的高铁第一次走出去,所谓的全要素是从设备、资金、技术、标准全是中国来提供。目前中国已经修建了世界70%的高铁,现在又有全要素的高铁走出去,那么将来世界上高铁的标准可能就是以中国的高铁标准为主,最起码中国会参与国际高铁标准的制订。而国际上大大小小的标准,以前大都是西方国家制订的,所以现在西方担心中国的模式、中国的标准,中国如果把西方的那套抵消掉了,或者西方那套模式不起作用了,西方就不好再凭借软实力“带队伍”了,别人不再相信他们那套东西,所以他就说中国渗透、中国威胁之类的。

    实际上,如果没有中国的成功实践,西方的模式是一直的没有办法(在非西方国家)找到出路的,纯粹搞市场那套东西,肯定失败,反而损害了西方的威望,损害对发展中国家对对所谓的“普世价值”这套东西的信心。中国现在创造条件让西方推崇的市场经济更好的落地,更好的实践、更成功,应该感谢中国才对,怎么反而还说中国挑战西方的东西?如果你说中国做的不好,请问你有没有更好的模式?

    所以这类的质疑与批评都是出于嫉妒。中国并不是说自己提供的模式最好,只是到目前为止,这套东西还是比较适合发展中国家,因为中国自己几十年就是这么发展过来的。而且中国不干涉别国内政,中国企业只是承包,中国的银行只是提供贷款,建完之后一起来运行可不可以?就算是运行不好,中国也不会搞殖民掠夺,更谈不上干涉内政。中国讲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之中,每个国家是个体独立的,大家都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而工业化、符合自身的国际化的道路是通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经之路。

    为什么说“一带一路”建设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主要获得渠道?因为很多国家还没有实现脱贫致富,什么都没有,这些国家怎么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我曾经去肯尼亚参加蒙内铁路开工一周年研讨会,现场有肯尼亚记者套出《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指着里面的一句话“要以钉钉子的精神搞建设”,问我:“中国每年生产多少钉子?”我很奇怪,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后来我才明白,这个国家的工业水平连钉子都生产不了,很多日用品都要靠进口,所以他自然没法理解习近平的那句话。肯尼亚还算不错的,其他非洲国家大多都是靠出口原材料“卖血”,埃塞俄比亚以前都是卖咖啡豆,咖啡加工能力都没有,就像中国唐诗里说的“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真正要脱贫致富,就必须走符合自身国情的工业化道路,必须要有工业加工能力,不能一直走输送原材料的路。按照西方那套市场经济的学说,亚当·斯密说按照各自的比较优势分工,你专门搞农业生产,你专门提供原材料,我来加工,这样的模式是最合理的,大家都好。可这个合理是对西方合理,对发展中国家不合理,永远被锁定在产业链的最低端,就剩“卖血”了,永远发展不起来。这些发展中国家政治上独立了,经济上还是没有摆脱殖民体系,而现在“一带一路”正在帮助非洲等发展中国家摆脱对原先宗主国的依赖。

 
  • 多维

    除了西方对“一带一路”的置疑,也可以看到那些同中国合作的国家,一方面觉得这是好事,另一方面也不免会担心,会不会在合作的过程中被中国控制了。中国怎么消除这方面的担心?

 
  • 王义桅

    确实有这个问题,这些国家虽然穷,但是政治制度、意识形态是整个西方给它提供的,其中不少曾经是西方国家的殖民地,现在很多受美国的影响。这使得它们看中国有类似的担心,因为是受西方教育的,受西方市场经济那套东西的影响,理论上想不通的,实践当中觉得试一试吧,但内心里还是(不敢信)。

    最重要的事实是它们被西方殖民了那么多年,现在中国来了,觉得你是不是新的“殖民”,很有那种“才出虎穴又入狼窝”的感觉,毕竟这些国家太脆弱了,担心过于依赖你,总有一种不安全感。现在美国说要来,印度也说要来,这些国家是欢迎的,就像把“鸡蛋”分散在不同的“篮子”里。

    实事求是的讲,中国希望有竞争,希望更多的国家参与到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上去,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现实的问题是,来的多了就不好对接了,标准都不一样。所以为什么“一带一路”讲的是一国一策、双边协商为主,多边的方式就慢,160个国家怎么一起谈,只要一个国家捣乱,事情就没法进行了。所以现在先双边再多边,把这些都包容进来,一起开放第三方市场,战略对接,互联互通。

    但是这些国家主要是从短期内担心这些问题,就像刚才讲的政客们,执政期间最多四年,有的是三年、两年,而中国人是从长远看问题,所以使得这些国家政治上的周期和经济上的周期不匹配,还有原来西方软件和中方硬件也不匹配,难免产生疑问,西方又在炒作这个事情,就产生了这个问题。

 
  • 多维

    包括中国国内也有一些声音,认为“一带一路”推不动了,中国在强撑。

 
  • 王义桅

    首先要明确一点,不是中国要推这个东西,是相关的发展中国家要搞建设,是你要脱贫致富,不是我求着你要脱贫致富。中国企业是来赚钱的,那些国家有机会中国企业才去赚钱的,要怎么赚钱中国把机遇给它们讲清楚,这是那些国家的选择。你觉得西方的模式适合你,你可以找西方国家,让西方国家给你搞基础设施,过去又不是没试过,都几百年了,哪个西方国家给你干?所以经过逐步的认识转化的过程,这些国家终究会认识、理解“一带一路”,它们必须理解中国近40年是怎么发展起来的,要理解中国这一套的合理性。

 
  • 多维

    看来你对最后的结局很有信心。

 
  • 王义桅

    现在就是中国也不着急,就像马来西亚取消东铁项目,你取消就取消,别搞得中国好像通过“一带一路”讹上对方了,让外界以为中国要挤掉自身的产能泡沫,好像中国在里面你占了别的国家好多便宜似的。弱者总怕强者占他的便宜,这是很正常的一种心理,因为中国相对所有的国家都是强者,除了美国以外,连德国等欧洲国家都担心中国变成超级大国。

 
  • 多维

    正好你说到马来西亚取消东铁项目的例子,除了他们的不理解,马来西亚的情况可能是中国在推进“一带一路”的实际过程中遇到的比较有代表性的情形。多维新闻此前采访马来西亚的学者,他们认为马哈蒂尔并不反对“一带一路”,但马哈蒂尔是通过选举上来的,选民关心前一届政府的贪腐问题,所以马哈蒂尔上台以后必须对之前的中资项目进行严格审查。

    还有在投资方式的问题上,大马学者解释说马哈蒂尔更看中一带一路“五通”中最基本的贸易畅通,他本人更熟悉也更喜欢阿里巴巴在马来西亚的投资方式,而对于像东铁这样比较复杂的投资模式,他可能就不是那么感兴趣了,所以马哈蒂尔会提出来泛亚铁路这种其实很老套,但对他来说更有安全感的东西。

    这也就是说,在“一带一路”在推进的过程中,中国可能会面临不同的政治体制,包括领导人注意力重点所带来的与中国方面想法不匹配的情况。今后中国还可能会碰到类似问题,你觉得中国有什么样的解决办法?

 
  • 王义桅

    说马哈蒂尔重视选民关切,实际上他也是通过政党政治上台,有很多利益集团投资给他,但这个是不能向外界明说的。选民关心债务问题,确实有债务问题,这个国家担心一下子搞那么大,从经济合理性上来说有风险,实际上这个项目对马来西亚长远发展确实是有帮助的,今天不做,明天还要做,最后还要请中国来建。之前在其它国家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停了一年半,最后求着中国来建。

 
  • 多维

    你觉得日本建不了东铁项目?

 
  • 王义桅

    建不了。中国首先有这个自信,第一是马来西亚要做这个事情,对马来西亚经济发展有好处,不是中国强加给你的。

    第二,谁能干?没有国家比中国更厉害的,中国最重要的优势是中国产业链是最独立、最完整的,所以中国建什么都是效率最快,成本一定最低。比如中国企业在非洲卖的手机,50块钱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买一部,哪个国家的企业能生产出比50块人民币还要便宜的手机?最贵的手机也只有500块人民币,各种功能全有,还有美白照相功能,甚至待机十二天、十四天,多卡多待等等。中国的兼容性,市场能力无人能比,必须要这个自信的。

    还有,中国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是体制的优势,也有中国人的勤劳智慧,这套东西不是偶然的,没有哪个国家的竞争力能够强到取代中国。所以马哈蒂尔取消东铁项目,取消就取消,马来西亚赔钱就是了,中国肯定会有损失,但是马来西亚的损失是7成,中国的损失是3成,一定是这样的。

    况且马哈蒂尔已经93岁了,他还会想着在自己任上看到高铁建设完工吗?肯定不可能,所以要先把项目停掉。

 
  • 多维

    马哈蒂尔的任期可能只有两年。

 
  • 王义桅

    所以大家都理解这个东西,马来西亚还想坎掉一半的价格,怎么可能,坎到一半中国企业一点利润都没有了,凭什么建这个,是你让我建的,你不要就不要,不要就赔钱,中国现在很自信的。如果他们现在要耍赖把债务给免掉,说免就能免?耍赖以后就没诚信了,不仅中国将来不会再跟你合作项目,整个世界都不会跟你合作。

    但是中国要防止这种反过来讹上中国的情况,好像中国求着你干什么事情。中国所有一些都按照市场规矩做,按国际上的标准做,中国干错什么事情了吗?但具体的方式方法是不是可以更加人性化一点,更加符合当地国情,中国是不是有些地方太急了一点,也有可能,都可以讨论,但“一带一路”的方向没有错,连美国、印度都是没有否认。当这些国家慢慢了解“一带一路”以后,我觉得它们还是会很欢迎,所以要充分自信。

 
  • 多维

    你做了多年欧洲方面的研究,欧洲历来对“一带一路”都抱着一种审慎、怀疑的目光,这其中既有对“一带一路”项目透明度等问题的批评,也有价值观方面的考量。你觉得中方与欧洲的合作,在民心相通方面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

 
  • 王义桅

    一开始欧洲人对“一带一路”非常兴奋,因为古代丝绸之路这个概念就是德国人提出来的。第二点是,欧洲人说现在特朗普不靠谱,光跟大西洋联系不行,欧亚大陆有新的选择了,“一带一路”可以在大西洋和欧亚大陆之间可以做一个平衡的角色,最起码中国更多的投资过来了,所以欧洲一开始很开心。

    后来让欧洲国家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是,“一带一路”怎么到非洲去了?非洲是它整个殖民历史的后院,相当于中国动了欧洲的奶酪,动了欧洲根基,欧洲巴不得肯尼亚这样的国家永远提供原材料,做它们的后花园,成为旅游、打猎的地方。现在非洲国家搞工业化,整个把几百年来的剥削体系给打破了,所以欧洲国家就会怀疑、攻击一带一路。

    再后来发现为什么中国能干这些事情?原来大型国有企业搞基建,是最厉害的,私营企业谁去搞基建?第一批总是国有企业,后面私企一起参与做一些。所以欧洲人后来最担心的是,中国那套以发展为导向的理念,中国人从自身总结出的道理是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总钥匙。而欧洲人是规则导向,中国人也说规则,但这个规则是一切来协商的规则,欧洲现在的规则是一切以我的高标准为准。

    可欧洲的高标准欧标对那些发展中国家适用吗?一带一路最开始的60多个国家,其中有8个欠发达的国家,像尼泊尔、阿富汗这种国家,怎么可能按欧洲的标准来发展经济?按欧标来做就死定了,什么也不用干了。还有24个国家人民发展指数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还有16个还没有加入WTO,怎么按照国际规则做事?

    所以中国讲一国一策、实事求是,有能力达到高标准的按高标准干,没有能力的先干起来,最终大家还是按照市场化的国际原则行事,但前期要创造条件,只按照高标准一刀切是行不通的。

    尤其是后来中东欧国家在“一带一路”项目上干的起劲,让核心的几个欧洲国家不舒服。中东欧国家是德国等国家主要工业行业的产业链下游,中国相当于动了它们的奶酪。而且这些国家里还有5个没有加入欧盟,但也正在申请加入欧盟,这个按欧盟的标准来看,现在中国抓住他们没有加入欧盟之前先干,以后这些国家可能会向中国看齐,加入欧盟后不好治理了。比如此前欧盟在南海问题上通过一个决议谴责中国,希腊就公开反对,因为中国有大量的投资在希腊,特别是建设了比雷埃夫斯港,这个港口对希腊太重要了。实际上不光希腊反对,中东欧其他国家肯定心里也会反对,但是他们怕欧盟制裁他们,所以不愿意跟欧盟争。

    包括7月欧盟27个国家公开反对中国“一带一路”,在某种意义上都是误传,是德国人以27个国家的名义弄的,“一带一路”的很多项目已经在中东欧落地生根了,这些国家怎么可能反对?但是德国一说以这个事,它们不敢吱声,不敢得罪德国,因为德国是欧盟老大。现在欧盟对“一带一路”既有欢迎一面,也有疑虑、谴责的一面,因为中国动了他的奶酪,还有标准之类的。

 
  • 多维

    所以价值观分歧的背后还是利益。

 
  • 王义桅

    还是有利益的。欧洲为什么搞低碳?因为它的技术很先进。为什么这几年不搞碳排放,因为中国这几年比它还要厉害了,如果没有这个能力,空谈碳排放是没有用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