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嘉宾
韩轶:制片人、导演。长期致力于中国题材影片的国际合作与发行,作品曾斩获台湾金马奖最佳纪录片以及米兰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艾美奖最佳纪录片等多个国际奖项。
 
  • 韩轶

 
导语
奥斯卡获奖导演柯文思新作《善良的天使》预计于2019年2月底在中国院线全面上映,电影以纪录片的形式从人文交流的视角聚焦中美关系。柯文思导演认为中美之间存在巨大的信息逆差,时常见诸报端的中美贸易冲突使得中美关系加剧下滑。多维新闻记者参加了《善良的天使》在北京举行的首映礼。现场主创人员表示,电影从普通人的视角切入,讲述被西方主流媒体所忽视的中美关系。

首映礼结束之后,曾获金马奖的中方制片人韩轶接受多维新闻记者专访,揭秘更多电影制作前后的台下故事,韩轶在国外求学生活多年,跨文化背景让她在人文交流层面的中美关系上有着更深刻的思考。
  • 多维

    《善良的天使》五年前就开始启动拍摄了,在现在这个中美关系下滑的时间节点问世似乎有些巧合,当初为什么选择以纪录片的形式呈现中美关系这个主题呢?

 
  • 韩轶

    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的时机会是什么样的,首先,我们启动拍摄的时候,特朗普(Donald Trump)还没开始竞选,我们没法预料他是否会当选,更不会预料到他会发动贸易战。

    我们不是国际关系的专家,虽然也关心这个话题,我们也有自己的关注点,但是无法像智库一样投入巨大的精力去研究。所以到今天上映也是阴差阳错,制作中间经历了多少个不眠之夜,电影在这个大家都关注中美关系的时间节点问世,也是运气使然。

    我当初加入这个项目的时候觉得太难了,因为要在90分钟的体量里面讲述中美关系这样一个非常抽象概念的主题,并且要让它具备电影的观感并不容易,也担心观众一听“中美关系”这四个字就会以为是政府的宣传片就没了兴趣。

    拍摄这部片子的最初想法来源于美方制片人,他产生了这个想法,但并不知道怎么把它变成电影,所以他找到了柯文思导演。导演觉得做这个片子需要一个有经验的中方制片人,于是就找到了我,这就是我们三个的关系。

    虽然在中国制片我有一些经验,我本身也是学新闻专业,对国际政治有兴趣,但是我也并不是专家,怎么去把握中美关系这个宏大的命题,我内心其实是没底的。我相信导演当时也是没底的。但这反而成为了我们的优势,因为我们并没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整个制作过程也就是相互讨论,相互寻找,相互学习的过程。

    最早想象的有关中美关系的电影是那种长篇的记录报道,但我和导演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90分钟的时间里,如果还是这样的纪录电影,已经可以刷掉一大部分观众了,走进电影院的观众最终也是坐不住的。

    所以我们知道,这部电影一定要讲故事,而且不能仅仅是采访,要在这两种形式中寻求平衡。有人在看完首映之后反馈说这部片子有两个风格,开头有点像长篇专题报道,观众情绪进入之后才渐渐发现有一个一个的故事在带着你往前走。如果只用一种形式,观众的情感就没有起伏,就不会感动、不会哭也不会笑。但是在这么一个大的命题下,影片的内在重量从哪里来?所以也需要一些国际舞台上重量级的人物的意见。就现在而言,在90分钟的体量里,我觉得我们还是做到了一个比较好的呈现吧。

    还有一点就是,一直说这部片子讲述的是普通人的故事,但其实影片中的“普通人”并不普通。选出来的角色他一定是特殊的,我们之所以还称他们为普通人是相较于在大国关系中处于核心地位的、有影响力、有官衔的人。他们只是在自己的位置上,恰好与这个命题产生了关联。

 
  • 多维

    你提到五年来拍摄这部片子也招致了一些批评,这些批评来都是出于什么样的角度和立场呢?

 
  • 韩轶

    很多时候有人说纪录片导演必须强调绝对的客观和公正,我认为这个话是不对的。每一部纪录片都会带有导演的主观色彩。《善良的天使》中我们选用在美国教珠算的中国老师的故事。选择这个是因为导演他自己的强烈兴趣,他数学不好,觉得珠算很神奇,他觉得怎么可能短短几个小时你就能学会做珠心算了,在我们看来很平常的事情,他觉得很惊喜。

    从导演的角度来看,首先他觉得有意思、有画面感,观众都愿意看到画面中有小孩子。更重要的是珠算是中国很古老的东西,正好也可以用到美国的数学教育上面。这位老师又准备在美国推广珠算教学,如果他仅仅在中国教珠算,我们可能不会选择他。因为他所做的事情有了一个交叉点,且恰好契合了我们的主题。

    哪怕是新闻,除非有人24小时360度的见证了整个事件的发生,否则都是不可能做到完全客观全面的报道,所以这些都会带有个人的主观角度。

    在影片中,最后也许有一些人物是我们偶然得来的,但是最终他的出现都是有目的的。所以我不同意上面那种观点。

    我们在办首映礼之前有请一些媒体和同行来进行内部放映,有同行就批评说,你们这个电影也太爱国了,为什么不谈中国的问题,没有批判精神。

    说实话听到这样的观点我是有点气愤的,因为我自认为立场比较中立,选取这个角度拍摄电影并不意味着我们认为中国就是完美的。中国当前的社会是有很多些问题,但是哪个国家又没有问题呢?拍摄这部片子的初衷就不是要讲这些问题。

    如果仅仅拘泥于某一些特定的问题,就没有办法往前走。我们必须跳出去思考,世界大同、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的概念听起来很官方、很有距离感,但是如果仔细思考其中内涵的话,你会发现这包含了深刻的内在意义。批判是纪实精神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全部。

    我们想做的就是普通人的连接、普通人情感的链接。中国人也好、美国人也好、非洲人也好、欧洲人也好,虽然每个社会的发展阶段不一样,但是仔细去看,所有人最终想要的不过都是美好的生活。电影中能打动人的是什么?根本就不是所谓的文化、而是生而为人的情感、各种各样的情感、朋友之间、夫妻之间、孩子与父母之间等等情感,这些是能引起所有人共鸣的东西。

 
  • 多维

    在中美关系的主题之下,电影中出现的“普通人”的特别之处在于哪里?

 
  • 韩轶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片中的人都同时与中国、美国有所关联,这些人必须 “脚踏两只船”。这是我们选角的主要考量,拍摄美国人,他必须与中国发生关联,还有就是他的故事能不能够打动你。整个故事的呈现是偶然加必然的结果,片中的男主角之一是橄榄球教练。必然的地方在于橄榄球是美国的重要文化符号,所以引入橄榄球的因素是必然的考虑,后来通过朋友联系到在上海做橄榄球教练的美国人Memo,而那天和他见面的时候他带来了他的中国妻子,所以我们在影片中加入他的家庭故事就是偶然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尹佳 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