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中国华为公司总裁任正非之女孟晚舟,意外卷入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贸易纠纷与战略博弈。孟晚舟是否会被引渡离开加拿大,中美两国仍然相争不下,外界也各持己见。

对此,多维新闻采访了美国金润律师事务所陈文律师。陈文律师认为,孟晚舟是否违反了加拿大的法律,是美国能否引渡孟晚舟的关键。如果有任何一条在加拿大认定是犯罪的话,加拿大法院可以同意引渡孟晚舟。
  • 多维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之前在回应孟晚舟相关问题时表示,美方做法“侵犯中国公民的合法、正当权益”。也有观点认为,美国在加拿大起诉孟晚舟之后,才能依据引渡条约引渡她。不过,加拿大方面至今也未起诉她。那么美国现在的引渡做法是否合法?您怎么看?

 
  • 陈文

    中国外交部声称“侵权”,是认定孟晚舟没有犯罪而被捕。美国与加拿大的引渡条约规定,如果刑事犯罪嫌疑人在美国被起诉并要求加逮捕和引渡,加应依据美加条约予以逮捕和引渡。因为美国指控孟违反美国法律的刑事犯罪,刑事犯罪起诉主体是司法部下属的检察院,具有国家公权力性质,从行使国家主权的意义上讲,所以美国不可能指挥加检察院起诉一个违反了美国法律的刑事犯罪嫌疑人。依据美国与加的引渡条约,加在美国正式提出相关引渡法律文件和外交文件之后,应该依据这些文件开庭审理美方提供的证据是否符合引渡必备的条件,包括证据是否充分、美方起诉的犯罪是否在加的法律框架下也是违法犯罪行为等。美国和加现在的做法是按照美加引渡条约在走程序。

    依据美加引渡条约,只有两国刑法中都认定的犯罪行为,且规定刑期在一年以上的,加拿大法院才对其裁定是否允许引渡犯罪嫌疑人到美国。也就是说,目前所了解的美国指控孟晚舟的4条罪名之中,包括银行欺诈、违反伊朗经济制裁、阻碍司法、偷窃商业秘密,如果有任何一条在加拿大认定是犯罪的话,加拿大法院可以同意引渡孟晚舟。

    被辞职的加拿大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曾说过,“加拿大并未签署对伊朗的这些制裁”。这一点非常重要。不过,这一点需要辩护律师举证确认,加拿大是否确实反对制裁伊朗。如果确实如此,那么美国指控孟晚舟违反了美国制裁伊朗相关法律这一项,在加拿大就不算犯罪。

    但是不论如何,加拿大还要依据美国递交的认为孟晚舟犯罪的证据,以及向加拿大递交的法律文件和外交文件,重新开庭审判。如果认定孟晚舟犯罪指控成立,即使没有最后定罪,也不得不引渡。

 
  • 多维

    孟晚舟被加拿大扣留后,中国方面有声音指责加方没有及时通报中国政府。像这样的一国公民在海外牵扯到司法案件,是否有相关的操作习惯,或者是国际法方面的规定?

 
  • 陈文

    依据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VCCR),外国公民被羁押的情况下,接受国并不负有通知领事的义务,而领事也没有明文规定予以会见的权利;只有在领事的派遣国国民被告知他有公约第36条第1款第(2)项的权利后而他又有这个请求时,接受国才须通知领事。加、中、美都接受或认可这个公约。如果加逮捕孟时仅告知孟有权通知中国领馆而没有直接通知中方,这样的做法符合这一公约规定。

    为了避免像孟被捕中方领馆没有及时得到加方官方通知的情况再次发生,中国可以考虑与其他国家签订双边领事条约,约定如果中国公民在其他国家被捕,所在国应立即通知中方政府,反之亦然。

 
  • 多维

    美国方面所指的孟晚舟涉嫌违法的行为,应该是发生在美国之外。很多人批评美国把“国内法”滥用作“国际法”。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 陈文

    美国有不少涉及美国国家安全、对外贸易、金融等方面的法律,规定对外国公民或发生在别国的行为有管辖权。长臂管辖权是指如果被告的行为与法院所在地(美国)有一定的关联,当地法院将管辖权延伸至域外(指州外乃至国外)的被告。美国最初要求加逮捕孟的依据是孟告知银行,华为下属公司与一家与伊朗交易的公司是不同公司,属于金融欺诈和违反了美国制裁伊朗的有关法律。尽管涉案交易和涉案金融机构都不在美国,依据美国法律的长臂管辖权,美国对违反制裁伊朗有关法律的人和行为实施管辖权。

    不仅仅是美国,其他国家也有长臂管辖权的法律规定。美国的长臂管辖权公平与否,是一个国际关系问题,解决的方法恐怕是就长臂管辖权涉及的相关法律单独签订双边条约,订立不适用本国的例外条款,限制其管辖权延申到本国公民或公司行为。

 
  • 多维

    美国政府停摆曾经长达二个月,这种状态或许会再次发生。孟晚舟案会不会受到政府停摆的影响?此次美国司法部公开回应引渡孟晚舟的问题,似乎未受政府关门的影响。

 
  • 陈文

    美国政府关门期间,一些重要机构的部分职能部门还在运作,包括司法部、联邦法院。

 
  • 多维

    如果美国成功引渡孟晚舟,走完一遍司法程序,大概会有多长时间?很多人对此表达了悲观的预期,认为可能持续数年,甚至更久。也有一些观点认为可能会不了了之。

 
  • 陈文

    美国的刑事诉讼案件一般持续1—2年。孟如果在美国受审,同样会经历所有刑事案件的程序。如果在美国受审进入了法律程序,正常情况下这个案件将会有个结果。

 
  • 多维

    如果美国成功引渡孟晚舟,她被判有罪的可能性有多大,又会得到怎样的刑罚?

 
  • 陈文

    美国最初指控孟晚舟涉嫌金融行欺诈。美国联邦法在金融欺诈方面的最高判刑是30年,可能还要面临100万美元以下的罚款。如果违反了关于伊朗的经济制裁条约,大概刑期是20年。就这两条罪名来讲,最高刑期应该在30年以内。

    对孟判刑的可能性决定因素很多,证据是否充分、证据收集过程有无违法行为、审理过程中是否发现还有其他犯罪,是否与检察官达成交易换取减刑等。

    不过,就像这周一美国起诉华为的同时,增加了孟晚舟的罪名,也不排除一种可能,就是审来审去,又发现其他情况而提出新的指控。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2015年7月联合国通过了一项决议,为解除对伊朗的国际经济制裁奠定基础。这项决议虽然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是只规定联合国取消制裁的步骤,对美国对伊朗实施的制裁没有法律效力。就这一点,假如指控华为公司与伊朗的交易发生在2015年7月联合国关于逐步撤消对伊朗经济制裁的协议生效之后与2018年8月美国恢复制裁之间,中国方面可以借这个协议来申辩一下,效果可能不会太大。

 
  • 多维

    美国对孟晚舟的司法审判会受到美国政界、媒体或舆论的影响吗?早前特朗普曾说若有助于中美贸易谈判或介入孟晚舟案。如果孟晚舟事件的解决有利于中美谈判,特朗普会不会存为孟晚舟事件“破局”的意外因素?

 
  • 陈文

    任何纯粹的司法独立与司法公正都不存在,作为上层建筑的司法系统最终服务于国家利益。孟在加拿大或美国的案子或多或少会受到社会舆论、政府、国际局势的影响。孟的案子发生在中美贸易之争胶着的节点上,按照特朗普公开对此事的发言,也许会成为一个破局因素,或者讨价还价的砝码。

 
  • 多维

    1月21日,加拿大驻美国大使戴维·麦克诺顿在接受采访时说:“(美国人)才是寻求强力执法的一方,却是我们在付出代价。”您怎么看加拿大在孟晚舟事件里的角色?

 
  • 陈文

    加拿大在此事充当了美国捕头的角色。尽管事情开头加拿大逮捕孟依据的是美国逮捕要求,走得是正常法律程序并符合美加引渡条约,但加拿大法院有绝对管辖权审理决定最终是否引渡。

    在这一过程中,孟晚舟在加拿大的律师也有很多空间可以去辩驳。就像加拿大前驻华大使所说的那三点,第一个是特朗普的发言意味着孟晚舟被引渡后存在政治迫害风险;第二个是美国所指控的事情都不在加拿大境内,加拿大是不是像美国对涉案行为自设了长臂管辖权,在加拿大是否被视为违法行为还不确定;第三个是加拿大没有签署对伊朗的制裁协议。

    如果加拿大的法律不认为是犯罪的话,不符合加拿大和美国引渡条约的规定,就可以判定不引渡。必须是两国都认为是刑事犯罪的,才可以引渡。

 
  • 多维

    加拿大前大使的说法,可以了解到即使是加拿大官方对孟晚舟事件也有不同看法。不知加拿大和美国司法界对这件事大体是怎样的态度?

 
  • 陈文

    法律界看一个案子,肯定是要讲究事实了。只是因为现在很多事实都还没有公布,所以大家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但是美国已经决定制裁伊朗,美国国内的律师或其他人对这件事应该说也是认可的。
     
    另外,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两党现在都达成了一致的看法,认为中国在通过包括华为在内的企业使用各种手段窃取美国商业秘密、前沿科技。

    我的一个律师朋友认为,照现在这个局势来看,加拿大有可能把孟晚舟驱逐出境。她到中国以后,美国对她的起诉依然有效,她将不能再去美国和美国的盟国,以及与美国有引渡条约或战略防御条约的国家,例如“五眼联盟国家”,日本、韩国、以色列、北约国家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