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嘉宾
崔守军:中国人民大学拉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 崔守军

 
导语
就在马杜罗正式就任委内瑞拉总统半个月不到的时间点,反对派领袖瓜伊多就自立“临时总统”,同时美国、加拿大以及大半个拉丁美洲都对瓜伊多表示承认与支持,这样的“政变”戏码在国际上并无先例。作为拉美为数不多的左翼国家、“反美急先锋”,政治乱局无疑让本就已经深陷通货膨胀、经济危机与人道主义危机的委内瑞拉雪上加霜。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的石油制裁、经济制裁已经加大力度,看上去对变更政权志在必得,但马杜罗政府与瓜伊多临时政府之间的较量似乎陷入了僵持之中,前景难料。中国人民大学拉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崔守军就委内瑞拉局势与多维新闻记者展开对话。
  • 多维

    委内瑞拉国内经济情况一直糟糕,政局变乱不算意外,但这次瓜伊多自立临时总统,不能忽视的原因是受到了美国的“明示”(蓬佩奥在“政变”发生前一天公开发文,点名瓜伊多是“勇敢的总统”)。美国与委内瑞拉的矛盾至少有三十年历史了,为什么美国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并要求国际社会选边站?

 
  • 崔守军

    你分析的非常对,委内瑞拉从查韦斯时代开始,跟美国的关系就一直很糟糕,2013年查韦斯去世以后,马杜罗相当于继承查韦斯的衣钵担任委内瑞拉总统,所以他第一任期是6年,2019年1月10日正式开始他的第二期任期,不出意外会再持续6年。

    总统续任其实是个转折点,委内瑞拉国内局势又一直持续恶化,当所有的力量都指向一个点的时候,那美国认为干预的时机应该到了。可以说,目前委内瑞拉是国内和国际局势相互演化、交叉作用的结果。

 
  • 多维

    去年就曾有美国媒体爆料,特朗普曾在白宫的内部会议上说出“能不能直接出兵委内瑞拉”的话,甚至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与哥伦比亚总统等拉美国家领导人共进晚餐时也毫不掩饰的表达了对委内推拉动武的想法。现在特朗普也说出了与2017年朝鲜半岛局势最紧张的时候一样的话,“所有的选项都摆在桌面上”。但是美国出兵委内瑞拉看上去并不现实,特朗普在国内因为“修墙”预算还在跟民主党没完没了的缠斗,而且刚刚宣布从中东撤军,这个时候如果出兵委内瑞拉,之前所说的“让美国士兵们回家”的话就食言了。

 
  • 崔守军

    对,我觉得美国对委内瑞拉局势的干预主要是经济、金融和外交干预,军事干预的选项可能性还是比较低的。

    门罗主义在拉丁美洲实际上都已经成为过去时了,拉丁美洲国家要自主决定自己的国家制度和社会发展,自己选择自己的领导人,所以美国在这个时候如果重返军事干预的老路,就意味着门罗主义的幽灵又复活了,这对所有拉丁美洲国家其实都是很忌惮的事情。

    虽然巴西、哥伦比亚等地区大国,基本上也都支持瓜伊多临时政府,但是他们并没有说要支持美国的军事干预,这是两个层面的问题。这些拉美国家支持委内瑞拉实现政权过渡,在他们看来马杜罗政府不能胜任总统职务,因为在经济治理方面超级失败,所以他们希望看到一个更有能力的人来引领委内瑞拉这个国家,我觉得这个是拉美多数国家的共识,但这个共识不包括美国直接出兵。

 
  • 多维

    现在美国与欧盟,俄罗斯,马杜罗,瓜伊多四方发言都比较谨慎,没有一开始那么激烈,形成僵持局面,委内瑞拉的局势会不会逐渐变成“口水战”而没有实质性动作?

 
  • 崔守军

    有这个可能,我自己的预测是委内瑞拉局势不会在短时间内就取得一个非常明确的结果。

    一方面,委内瑞拉军方现在还是支持马杜罗政府的——军队的支持特别重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另外一方面,俄罗斯也好,伊朗也好,这些国家出于意识形态和经济利益方面的考虑,肯定也是支持马杜罗政府的。

    俄罗斯在委内瑞拉有不少参股的油田,有媒体报道过,委内瑞拉石油产量的一半,都属于是俄罗斯和委内瑞拉共同开发。当然,俄罗斯更主要的是出于意识形态的考虑,本来就跟美国是“死对头”,在克里米亚等问题上又遭受美国制裁,所以俄罗斯与委内瑞拉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