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嘉宾
陈功:安邦咨询创始人、董事长、首席研究员
 
  • 陈功

 
导语
日前有国际媒体爆料,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3月末的欧洲访问行程之后,可能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举行峰会,届时中美双方或将达成一项正式的经贸协议。而近期中国官媒在涉及中美贸易谈判的措辞使用等种种迹象表明,中美贸易谈判很可能将告一段落。回过头看,中国在与美国的贸易谈判中有哪些经验教训,非常值得反思;而在中美贸易战的背后,中美关系、世界格局在全球处于大变局的背景下,亦值得探讨、辨析。多维新闻记者就相关话题,与中国民间智库安邦咨询的创始人、董事长、首席研究员陈功展开对话。
  • 多维

    经过中美之间于1月底、2月中旬、2月底的高密度谈判之后,特朗普推迟了原定于3月1日提高的对华关税比例。有消息称,中美可能会在3月底正式达成经贸协议。从中美双方拉锯式的谈判当中,你有什么解读?

 
  • 陈功

    中美双方拉锯式的谈判是正常的,因为中美双方现在面对的可能是贸易史上最大的一笔双边交易,在世界上以往的两国贸易中,很难看到如此巨大规模的交易,因而需要时间是非常正常的。有关这次谈判的小道消息很多,道听途说并不可靠,现在可以推断中美两国之间的谈判已经接近尾声。

 
  • 多维

    在美国方面提出的三大核心诉求中,知识产权以及强制性技术转让双方有协商的余地,并且中国的改革自身也会去考虑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其中一大诉求就包括停止中国政府对国企的巨额补贴,此前国际媒体曾曝出过消息,虽然中方已向美方承诺放弃“扭曲市场”的补贴政策,但是双方的分歧仍然很大。有一种观点认为补贴政策问题已经涉及中国体制,你怎么看?

 
  • 陈功

    可能重点应该放在什么才是属于国有企业的补贴?这个要看谈判过程和结果来确定,一旦这个范围确定了,那对于国有企业的真正影响也就比较好判断了。

 
  • 多维

    中美贸易谈判的艰难实质上反映的是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对于中国方面来说,这种结构性问题该如何在加大力度深化改革的过程中寻找答案?

 
  • 陈功

    外部因素当然往往也是推动中国内部改革的一种因素,我认为造成中美现在这种局面的因素非常复杂,各种层面的因素都有,从地缘战略到国家竞争力,从中国到一些国际性战略,包括一带一路到一些企业行为,各种因素非常复杂。

    不过,我不认为面对这样的全球性贸易环境,中国能够通过内部改革来适应。全面立足于自给自足的构想是不可取的,也是不现实的。所以,中国的改革肯定是需要的,但这种改革并非是为了中美贸易战,期待通过中国内部的改革来解决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是不可能的。美国一再提出的希望中国要进行结构性改革,也是指的贸易直接相关的结构性问题,如法律、产业政策等。

 
  • 多维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一段时间以来在全球多国游说抵制华为、中兴等中国高科技企业。美国媒体近期也有报道称,中国在美国高科技企业遭到美国政府的严查,导致中国企业在美国硅谷投资的项目和资金开始撤出。在当前的国际大变局时期,中国企业需要如何应对挑战?

 
  • 陈功

    中国企业在走向世界大市场的同时,必须要有一个更加开放的格局。华为和中兴的事件并非偶然,其中有国家之间的竞争因素,也与这两家企业的管理水平有关。

    两家企业的情况不同,中兴给中国惹了大麻烦,让世界看到了中国产业的弱项,原来中国没有想象的那般强大,不是不能惹,不但可以被控制,甚至有可能取得意想不到的结果。

    所以中兴公司要承担“里程碑式”的责任。中兴事件造成的影响远远大于普通人的想象,给别人提供了很大的挑战中国的胆量——原来只要“捏”你一下,你就可以做这么大的让步,我要派人当你的老板(记者注:指美国商务部派遣“特别合规协调员”进驻中兴公司,对中兴公司行使为期10年的监督),你也得乖乖接受,这在过去是绝不敢想象的,美国当然有类似的先例,但那是在律师层面的专业讨论,更不敢对中国这样做。

    但是中兴同意了,接受了,这为后来的事情奠定了基础,带给了美国挑战中国的勇气,在贸易谈判时关税从10%、25%甚至更高,索要的筹码急剧上升,从时间顺序上看,前因与后果的联系是非常清楚的。整个事件不仅会写入世界贸易史,更产生了巨大的政治影响力,让特朗普的形象在美国变得高大,为他2020年的连任竞选创造了非常有利的形势。

    华为是另外的一种问题,众所周知,华为在竞争方式中是不太讲究的,较为“粗暴”,实际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面,华为自己对这样的管理颇为沾沾自喜,视为是优点。企业还是要走正路子,总是剑走偏锋,时间长了根本不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戴仑 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