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新疆“再教育营”议题一直是西方媒体关注的焦点之一,不同的新闻来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抛出对“再教育营”指证历历的“新证据”,中共官方也有回应与驳斥,但双方始终没有交集。这个议题背后所指涉的,除了“再教育营”本身的虚实之外,还包括了中西之间在意识形态与话语权的竞争、宗教与政治的关系,以及中国国内民族政策的现状与困境等等。

多维新闻特别专访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启讷,就他对新疆问题的实际掌握,以及近现代中国族群政治史的专业角度,为读者带来深度解读。
  • 多维

    中国大陆新疆再教育营的议题,从西方媒体开始谈论起来,包括台湾媒体在内,对于此事都有一些绘声绘影的传言,而中共也透过央视释放部分内部的画面作为回应。但是大家对于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其实并不是很清楚。根据您的认识,能否谈谈外界所谓再教育营的具体情况,以及人员组成等等。

 
  • 吴启讷

    所谓的再教育营,这个名词是由西方创造的,中国境内并不存在这样一个名词,其内部名称原来是叫学习班,后来还发展出职业教育训练班。成员有两方面,一方面是针对受到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分离主义影响,从事或参与反社会活动、暴力活动的人,另外一方面是针对语言能力不足、职业技能不足,因此找不到工作,可能成为社会隐患的人。

    所以参与学习班的人也有两种状况,一种状况即受到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分离主义影响的人,他们被要求在学习班当中集中住宿,在五天的上课时段内不能回家。上课要学的内容包括:反极端主义教育、国家意识教育,还有语言训练。另外一种职业技术训练基本上是自愿参加的,因为在训练期间还有薪水可以拿,训练结束之后可以比较容易找到工作。

两种成员放在一起,整体人数不少,应该在十万以上;西方、土耳其媒体说有一百万甚至两百万人被监禁,一来是有意把两种不同性质的人放在一起,二来又在这个基础上夸大数字。两者如果分开计算的话,前一种人数应该是在5,000人以下,而接受职业技术训练的人才是多数。
  • 多维

    中共为何采取学习班或训练班的形式应对新疆问题?与中共自身的政治传统,以及新疆当地的宗教、历史、文化有什么样的关连性?

 
  • 吴启讷

    西方,甚至当代中国,对于这种训练班、学习班的形式都不太熟悉。但是对于曾经生活在共产党革命时期,以及毛泽东时代的人来说,应该是非常熟悉的。学习班是从延安整风开始的一种形态,凡是中共遇到政治变动或政治需要的时候,就会使用学习班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式来改造人的思想。在中国共产党的信仰和工作方法当中,都认为人的思想是可以改造的。

    这种改造在延安时期及毛时代很长的时段里是有效的。可是放在后毛时期,尤其是21世纪的现在,不管是新疆还是中国其他地方,这种包含思想教育内容的训练,能不能够达成当局预想的效果,我持保留态度。

但是学习班与西方所描述的集中营再教育营的性质是不同的,西方社会没有这个东西,台湾社会也没有。学习班所做的,尽管可能是无效作为,但并不是所谓迫害人权,尤其不是所谓种族压迫或是宗教歧视的作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張鈞凱 廖士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