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嘉宾
达巍:国际关系学院校长助理、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 达巍

 
导语
3月14日上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应约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进行第三次通话,官方消息称双方在文本上进一步取得实质性进展。有关中美领导人就最终贸易协定签订的会晤推迟的消息透露出之后,外界纷纷认为在达成关键性共识方面双方仍然有分歧。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达巍就相关问题接受了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他认为在官方消息出来之前,任何对分歧的猜测意义不大,推迟本身也是一种谈判策略。
  • 多维

    最新消息称原定于3月底举行的习特会将延期,这反映了谈判背后的困难程度以及双方的谨慎态度,3月12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通话,称双方就关键问题举行具体磋商,而此前的第七轮谈话之后,官方消息亦称谈判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你认为谈判中有哪些主要的分歧使得最终协议难以落地?中美谈判的前景如何?

 
  • 达巍

    具体是什么分歧不好估计,现在还没有进一步的官方消息出来,凭空猜测并没有太大意义。总体上我对于谈判前景还是谨慎乐观的,至少双方都有意愿达成协议,而且在诉求方向上也不是完全冲突。美国方面的很多诉求和中国的改革方向是一致的,这也意味着双方在利益上并非完全敌对、完全矛盾或者相互排斥。诉求互补,双方意愿也有,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就比较大。

    目前推迟达成协议,不能证明协议就达不成,双方也在沿着共同方向努力。我认为推迟显示了两个问题。其一,确实没谈完;其二,这也是一种谈判的策略。特朗普政府想传递一个信号,这就是美国并不急于和中国达成协议,只有中国满足到了美方的需求,才能签订协议。特朗普自己在推特上也说,只签订一个协议意义不大,需要的是一个好的协议。从策略层面看,中美谈判在某种程度上和美朝谈判有点像:方向确定了,中间可以停一下。所以现在中美还处于最后博弈的过程当中。

 
  • 多维

    有媒体报道称中国方面因为担心习特会像刚过去的特金会那样无果而终,所以决定推迟落实最后的谈判协议。不过,各界也一致同意,推迟意味着更多细节上的磨合,是为了最终达成更稳固的协议。从去年三月份贸易战开始,美国其实并没有实现预定的目标,比如减少贸易逆差。相反,有研究表明,美国的贸易逆差在贸易战以来甚至还逐月打破历史记录,而现在特朗普(Donal Trump)则表达了想要达成协议结束贸易战的明确意愿,有分析认为特朗普当下面临的国内压力是一大重要原因。

 
  • 达巍

    国内压力当然有,但我不认为是主要因素。回过头看,在经贸问题上特朗普从竞选到现在,对中国的态度是一以贯之的,只是在表述和细节上有些变化。比如一开始宣称要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这些竞选主张后面并没有继续坚持。现在美国主要谈的是结构性问题,这一点在竞选时基本并没有提过。但是无论如何,在中美经贸关系方面做一些大动作,本身就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我不认为他仅仅因为国内的困境才倾向于结束贸易战,只不过现在在国内党内面临巨大压力的情况下,中美贸易战的尽快解决对他来说有好处,能转移一部分压力。

 
  • 多维

    的确特朗普上任之后还坚持履行竞选承诺,这在美国历任总统中并不多见。也有一种分析称,“中国牌”一直以来是特朗普手上的利器,所以现在暂停,是为了全面备战大选的时候更好地通过向中国施压来牟取政治筹码,所以哪怕现在达成协议,中国也应该警惕美国的反复。

 
  • 达巍

    这也是一种猜测。我确实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性,毕竟特朗普的风格有高度的不可确定性。目前也没有证据能证明,特朗普一定会采取什么样的做法,都是在可能性层面讨论。所以现在不好就具体问题提前判断。我们都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现在与美国达成协议也不意味着一劳永逸。中美经贸矛盾将长期存在。你问题中提到的这种分析有一定意义,因为可以提醒中方达成协议之后可能存在的变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尹佳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