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与台湾关系法》40年来,如何从战略的角度,检视美中台三方的结构性变化与近期的发展?甚至思考《与台湾关系法》对台湾究竟是保护还是限制?政治大学创新国际学院院长刘复国提到,与40年前相比,中国大陆已崛起,近期美国对台态度的转变,是将台湾视为能够对中国大陆有影响的重要棋子,民进党政府在战略上积极靠向美国、对抗大陆,这种做法导致整体战略失衡,值得商榷?日本安倍政府从亲美转向示好中国大陆也是一例,美国并不会把其他国家的利益摆在前面。
  • 多维

    《与台湾关系法》40年来,美中台关系的结构性变化为何?

 
  • 刘复国

    有三个结构性变化值得注意。第一就是美中权力地位的变化跟消长。40年前还没有"中国崛起"概念,当时考虑的是"大战略"下,美国要拉拢中国大陆对抗苏联;今天中国大陆在全球政治、军事、经济方面的实力大幅提升。美国虽然还是老大哥,相对影响力却已不像当年,甚至欧洲很多国家都不太愿意跟着美国走;虽然在台湾比较常看到对大陆的批评,如果在整个国际社会一看,许多国家更愿意与大陆合作。

    第二点是两岸关系"质"的变化。两岸敌对的关系,在过去40年有高潮、低潮,2008年到2016年之间的8年,从紧张到慢慢缓和,在过去"大交流"时代,老百姓之间来来往往,"质"上面已经改变了两岸。虽然民进党2016年重返执政,对两岸关系退回到以前比较敌对的氛围,好像冷战时代的对抗;但是在民间,我认为两岸关系的"质"已跟过去不太一样,基本上仍然是大交流。

    第三是台湾内部政治的变化。1979年《与台湾关系法》制定时,离民进党执政还有一段时间,民进党不同的国家认同出现以后,台湾的国家认同出现了混淆,至少有两种,一个是中华民国,一个是所谓台湾;结构上台湾的分量跟40年前也不太一样,从台湾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是一个新危机。

 
 
台湾是特朗普的棋子
  • 多维

    40年来,由《与台湾关系法》到《台湾旅行法》、《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等,该如何看待美国政府对台湾的态度变化?

 
  • 刘复国

    台美断交后,台湾40年来都很希望美国能给上述法案内容,但过去推不成,为什么今天会发生?关键因素是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想法,跟过去的美国总统不一样。特朗普上台后要改变中美之间经贸、整体战略,过程中他发现,台湾是能对中国大陆产生影响的重要棋子。现在美国国会也酝酿年底前邀请蔡英文去演讲,如果特朗普要做这件事情,我估计可能是在中美双方谈判过程中,最关键的时刻,要让大陆难堪、将大陆一军。

    从台湾政府、选举的角度来看,是有利于自身的,因为一般老百姓认为,如果总统能到美国演讲、创造国家领导人的形象,绝对是加分;可是如果从中长期台湾对外战略思考,这是非常危险的。就像前总统李登辉1995年受邀回母校康乃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演讲,台湾的报纸都在讲他,声望到了顶点,但是当时我就知道会有大问题,果不其然,导弹危机马上出现,接着就是台湾的外交受到挫折,这些问题还没有被深刻检讨。

    现在比较大的问题是,所谓"美国政府",到底是包含共和?民主两党的整个政府,还是特朗普的核心团队?特朗普的核心团队非常强硬、要抗华;但美国政府体系里面的人认为,特朗普团队是在瓦解过去美国跟东亚国家互动的稳定结构,所以特朗普过去两年一直开除一些人,这些人认为特朗普的政令会破坏美国对外政策结构,所以不太愿意配合,这是美国政府的大问题。

    在这种大结构之下所产生对台湾"非常亲善"的态度,是短暂还是长期的?因为无论特朗普再怎么样"友善"台湾,明年的选举选不上,他就下台了。只剩不到两年,下一个总统会再持续这样的政策吗?我基本上认为不会。

 
  • 多维

    最近外交部推出一个图案,象征台美关系现在是像钻石一般的牢固美好,想进一步请问,《与台湾关系法》保护了台湾还是限制了台湾?

 
  • 刘复国

    1954年中华民国跟美国签《中美共同防御条约》,当时很多人认为是防御;但是后来更深入了解,蒋中正总统念兹在兹的反攻大陆,基本上不可能了,想要启动军事攻击或战斗必须经过美国同意。

    《与台湾关系法》当然也有双刃剑的性质。两岸关系到危机的情况时,它比较保护台湾安全;两岸关系融合的时候,它则可能限制台湾的发展。比如在2008年到2016年两岸“大交流”时代,《与台湾关系法》反而变成无形的约制,大陆很多官员或研究台湾的人会说,当年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签了以后,为什么两岸关系无法再往前一步?后来大陆很多专家研究时,特别强调美国对台湾的约制,政治上台湾要做什么,只要一征询美国,美国就会劝阻。

    《与台湾关系法》是全世界少见的,用美国的国内法来保障跟另一国的关系,因此当美国军售台湾的时候,中国大陆会向美国的行政单位施压,可是《与台湾关系法》最主要是国会立法,美国就是运用行政跟立法间的对立性,作为外交上的缓冲。

    当年中华民国跟美国断交、甚至更早前退出联合国时,台北好多有钱人赶快把房子卖掉搬到美国,后来当时急售房子的都很后悔。可以想见《与台湾关系法》保障了台湾的安全稳定,中国大陆也知道美国在适当情况下会协助台湾,所以导弹危机时,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派航空母舰是40年来最具体的展现。但我们现在越来越不能像当年一样,信任、依靠美国,因为情况已经改变了;美国做的民调,未来两岸发生战争,愿意来献身的美国人已经非常少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鄭文翔 廖士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