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社会主义在21世纪还有何价值?那共产主义呢?或许你会认为,这些似乎散发着古老、陈旧甚至腐朽的词汇早在20多年前就已终结。可是,当如今的世界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从美国特朗普现象的发生,到欧洲右翼以及世界民粹的兴勃,再到政治强人在世界各国的出现……而如今世界一些媒体开始为新自由主义唱衰,社会主义与中国模式为世界关注,左翼力量在极右翼势力的映衬下回到聚光灯前……似乎一切,都为重新思考社会主义提供了恰当的土壤。

对此,多维新闻专访到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宋朝龙,由他带着我们,从社会主义以及共产主义的视角下,观察世界的历史和当下,以及背后的逻辑。
  • 多维

    近些年,社会主义成为热门词。无论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再次改革进程,还是美国桑德斯举起的民主社会主义旗帜,又或是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道路,以及欧洲福利社会体现出的社会主义元素,种种形态让社会主义这一概念的内容变得如此多元,也让它与资本主义的界限更加难以区分。因此,能否请你先从社会主义的历史以及概念上简要介绍一下。

 
  • 宋朝龙

    马克思(Karl Marx)的共产主义思想首先是不同于伦理社会主义的。伦理型文化是在自然经济时代发展起来的,例如,中国的儒家文化,家国一体,就是伦理型文化的典型。黑格尔(G. W. F. Hegel)也将国家看作一个伦理实体,看作是“行走在地上的神”,其功能是调解市民社会的矛盾。

    伦理社会主义思潮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各个阶段上,是普遍存在的。面对资本主义社会造成的分化,伦理社会主义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强调每个人都是社会共同体、社会大家庭的一员。伦理社会主义会与宗教、大同理想、家族文化等各种形态相结合,以一种改良的身份去批判资本主义。伦理文化强调社会总体的内部和谐,伦理社会主义也强调个体与共同体的和谐和统一,希望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通过改良的手段达到目的。但是,因为它无法改变资本的基本逻辑而困难重重。

    和伦理社会主义不同,科学社会主义通过正面揭示资本尤其是金融资本对市民社会、公共权力、世界体系的支配地位,确认金融资本才是现代社会各种病症的根源。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是从批判资本尤其是金融资本及其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来阐发的。自由主义更强调原子般的个体以及个人权利,由个人权利推演出来的契约关系和程序正义,并将此视作判断正当性的尺度。国家权力也是以维护契约关系和程序正义为限度。然而这种社会契约关系无法阻止资本和雇佣劳动的分化、克服不了金融资本对市民社会和公民社会的控制。新自由主义认为自己所宣扬的契约自由就是人类自由的体现、表现和实现,是人类自由的终极形式。

    马克思认为,契约自由只是形式主义的自由,在契约自由的基础上,也即在不违背契约自由而是遵守契约自由的基础上,资本、金融资本顺利确立了自身的统治地位。因无法克服金融资本的统治,契约自由的社会并不是人类自由真正的实现形态,相反,马克思认为应该在土地、石油、矿山以及已经达到社会化程度的生产资料归社会联合所有的基础之上重建个人所有制,也即生产资料归社会联合所有的基础上,保证和满足每个个体的生存和发展资料;马克思认为这样的自由人联合体才是真正自由的社会,而资本主义的形式自由的社会只是人类自由的一个还包含着内部矛盾和悖论的形式。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思想,一方面是和当时弥漫在德国理论界的伦理社会主义,另外一方面是和青年黑格尔派的自由主义相对立而发展起来的。当时德国的伦理社会主义称自己为“真正的社会主义”,很多自由主义的改良主义者也自称社会主义者,因而在“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这两个词之间,马克思选择了“共产主义”。后来马克思、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有限度地接受了“社会主义”这个词,并与共产主义在同等意义下使用。在《哥达纲领批判》中,马克思把共产主义区分为按劳分配的第一阶段和按需分配的高级阶段。列宁把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称为社会主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