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嘉宾
赵会荣: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乌克兰研究室主任
 
  • 赵会荣

 
导语
日前举行的乌克兰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中,没有一分钟从政经验的喜剧演员泽连斯基,以超过73%的得票率当选新一届总统。对于这样的结果,一位选民面对媒体镜头说的话或许代表了乌克兰人的普遍想法:“我有90%的把握说(泽连斯基)是个灾难,但我依然投票给他。因为我知道,让现总统继续待在台上百分之百是个灾难。”

让一位外行没有任何铺垫直接跨界当总统,这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意味着巨大的不确定因素,更何况是深陷内忧外患的乌克兰。面对国内经济低迷、东部三州事实上处于分裂状态的现状,泽连斯基真能带领乌克兰走出困境吗?当一个政治素人不需要提出任何具体的政策主张、仅凭社交媒体上的直播互动就能获得超高选票,民主选举制度就要“终结”了吗?乌克兰问题的背后是美俄博弈,一张新面孔的出现会对局势产生哪些影响?多维新闻记者就相关问题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乌克兰研究室主任赵会荣展开对话。
  • 多维

    这次乌克兰大选,喜剧演员泽连斯基(Vladimir Zelensky)在第二轮投票中获得了超过73%的选票,这样一位从政经验为零的政治素人登上总统之位,会是乌克兰的灾难吗?

 
  • 赵会荣

    这个结果可能出乎很多人的预料,但还无法确定的说是不是灾难。去年12月份的时候,很多人认为前总理季莫申科(Yulia Tymoshenko)当选的可能性很大,后来泽连斯基出现在竞选行列,完全就是一匹黑马,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

    我想你的意思大概是,一个政治素人上台,大家居然相信他能够治理好一个国家,这一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确,对于选民来讲,泽连斯基更多的是一个未知数。前两天我见到一个乌克兰记者,他说他并没有选泽连斯基,因为他认为泽连斯基是一个零(zero),他给人的印象只限于电视剧《人民公仆》里面的角色,所以真正把一个国家交到他手里,是非常令人担心的。

    之后可能会出现好的情况,也可能出现很不好的情况,甚至比现在的情况还要糟糕。所以有一小部分人有同样的担心和判断,认为对这个国家的风险太大了。

    但乌克兰就是这样,历届选举,民众都不是在好与更好中选择,而是“我不想选他,所以选另一方”,是发泄式的选举。在这样的心态下,很多人绝对不可能把票投给总统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所以就选泽连斯基,这个就是选民心理的“摇摆效应”,是无奈的去选择一个未知数,一个新人。

    此次大选的结果就是(体现乌克兰民众)对波罗申科不满,对于传统政客的失望。五年以来,波罗申科的支持率一直很低,基本不超过10%,由于民意对政府的失望和不满,所以才有泽连斯基现象的出现。

 
  • 多维

    选民的这种心理可以理解,但你提到的乌克兰记者的观点更能代表乌克兰仍然在坚守理性的群体的视角,毕竟治理国家需要有相当的专业程度,更何况是目前内忧外患都极其严重的乌克兰,泽连斯基这样一位纯粹的外行上台,很难想象局面会如何发展。

 
  • 赵会荣

    研究界对于泽连斯基的当选是有预料的,因为之前有民调,但对于他以这么高的得票率当选确实十分意外。出了泽连斯基与波罗申科,很多选其他候选人的选民,没有因为自己支持的人没有进入第二轮而放弃投票,而是最终都把票投给了泽连斯基,这个现象出乎很多人意料。

    就乌克兰的民主而言,选民的心理其实十分挣扎,很多人这些年对政府很失望,每一次大选都是这样,候选人在选举之前承诺得很好,但最后总是辜负大家的期待,一轮一轮皆是如此。

 
  • 多维

    很显然,乌克兰自从1991年独立以来,选举政治并没有解决这个国家历史的、现实的各种复杂问题。

 
  • 赵会荣

    乌克兰是后苏联地区国家中一个典型例子,它的问题在其他国家也或多或少存在,典型的就是在私有化的过程中产生寡头,乌克兰的政治寡头可以说是在整个后苏联地区中影响最大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尹佳 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