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嘉宾
马斌:台湾知名影评人、世新大学全媒体中心主任
 
  • 马斌

 
导语
最近大陆上映的《波西米亚狂想曲》、《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因遭不同程度的删减,让「政治审查」备受讨论。而台湾在戒严时期,电影也时常因政治因素遭到禁播命运,但随着民主化后,影视内容审查已从审查走向「分级制度」,政治审查几乎不复存在。这段民主化的历程如何影响台湾电影?电影人心中是否还存在着「自我审查」,以及台湾分级制度能给大陆什么启示等,多维新闻专访台湾知名影评人、世新大学全媒体中心主任马斌,深度讨论相关议题。
  • 多维

    最近大陆上映的《波西米亚狂想曲》、《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因遭不同程度的删减,让「政治审查」再次被讨论。请问您怎麽看大陆的电影审查制度,以及它对电影产业带来的影响?与台湾过去戒严时期的言论审查有何相同与不同?

 
  • 马斌

    过去大陆电影都要通过「广电总局」的审查后才能取得执照,自2014年4月起,中国大陆将电影审查权从广电总局「下放」至地方的省级电影行政主管部门。但因大陆幅员广大,我认为若审查不是以中央机构进行,每个地方政府标准又不一,衍伸的最大问题就是大家只能揣摩上意,反而变得更没有标准,这也是一个问题。

    综合评论大陆的电影审查制度,我认为与台湾戒严时期的「新闻局」差不多,都是在政府极权管治下审查影视内容,且管制标准往往仰赖「自由心证」,评审委员说不通过就是不通过。事实上,台湾自解严后进步到现在,与大陆最大的差别就是,台湾已走向用「法律」去规范,加上有「分级制度」进行适度管制后,只要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基本上都可以拍,我想这也是为什麽每年有这麽多大陆学生愿意来台湾读广播、电视、电影科系,因为台湾在影视创作上几乎享有百分之百的创作自由,在大陆就得受到种种限制。

 
  • 多维

    过去台湾电影因政治因素时常被禁播,解严后,政府已不再对电影内容进行政治审查,而是建立一套「电影分级制度」。请问,台湾从戒严到解严这段历史过程,「政治审查」如何影响电影产製?根据您的观察,台湾电影如何经历政治变动的过渡期?

 
  • 马斌

    解严将电影、电视、报禁、言论制度都鬆绑了,但它其实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举例来说,在解严之前,任何与二二八事件、政治有关的题目几乎都不准上,但涉及赌博、女性剥削的内容,事实上在七零、八零年代已开始生产,至于政治内容基本上是不允许的。像是万仁导演电影文本一向很人性化,他作品的冲击性通常隐含在故事当中,用隐晦的方式表现,故难以从表面解读,这得看新闻局的审查委员能否发现。

    再举一个例子,知名影星陆小芬成名作《上海社会档桉》,导演王菊金为了冲撞体制,以大陆「文化大革命」为背景虚构故事,剧中不仅充满血腥、暴力与情色,同时也是在讽刺台湾现实社会,电影中陆小芬还因裸露双乳引起社会轰动,但因故事背景讲述的是大陆上海,当时并没有遭到禁播。

    由侯孝贤执导、1989年发行的《悲情城市》,则是以「二二八事件」为故事背景,获义大利威尼斯影展首奖金狮奖造成轰动,也是台湾第一部打进国际影坛获奖的电影。因为台湾的电影市场小,这类电影往往仅在文青界、电影圈受到关注,市场不见得买单,但「悲情城市」除了在从载国际影展获奖,加上题材十分贴近社会现实,两大因素冲击之下,悲情城市在台湾备受瞩目,而当时不少新浪潮时期导演都是这样走红的。

 
  • 多维

    现今台湾电影往自由市场发展,政治介入的色彩也减少了,但即便表面上政治色彩消失,但实际上针对影视产业,是否仍存在政治审查的事实?例如,台湾对大陆电影有「配额制」,请问您怎麽看这个制度?它算是「政治审查」吗?

 
  • 马斌

    「配额制」并不能说是审查。10年前,大陆自己拍的电影不多,好看的作品更少,因此当时大陆电影来台湾申请,连10个名额都不会满,加上过去大陆本身电影市场尚未蓬勃,很少电影能海外发行,且台湾市场小,从拷贝、运送、宣传行销等,根本无法回本。直到台湾的金马奖成为华人电影的指标,并开放港澳电影来参展后,越来越多大陆电影海外发行,仅仅10个配额已经供不应求,然而,尽管配额制度屡屡被诟病,但却没有一任政府敢完全开放,目前文化部的做法就是透过允许获奖电影能跳过配额制直接在台上映,规则不断放宽,尽量开放台湾的电影市场。

 
  • 多维

    除了政治审查外,「市场」无形中也是另一种审查,也就是说,符合政治正确的内容较能被最终市场接受,导致「政治审查」最终内化为影业人员的「自我审查」。以台湾电影来说,即便没有政治审查,但在电影从业人员心中是否还存在着自我审查?这样的审查会影响作品的内容与取向吗?

 
  • 马斌

    台湾没有政治审查的问题,纯粹是「市场」的问题。像《大尾鲈鳗》或是小情小爱片因为就是打造成大部分人要看的电影,所以在台湾很卖座。再以美国好莱坞电影《复仇者联盟》为例,片商投入大钱就是要回收成本,这就是市场机制。但因为台湾市场小,所以当出现一、两部类似题材的卖座电影,就把市场瓜分了,一年能有三、五部电影上映就了不起了,表示进场观众人数固定,且这些人会互相影响。

 
  • 多维

    您认为,政府在台湾电影产业应扮演何种角色?行之已久的「电影辅导金」制度能否对台湾电影发展带来助益?

 
  • 马斌

    电影辅导金已经成为一个必须存在的东西,因为是台湾电影人找资金的来源。我个人其实很不赞成这种作法,但无奈这已经成为一种模式,现在也无予置评。

    但必须承认文化部长郑丽君从去(2018)年开始把金融界资金带进电影产业,她作到媒合的动作,某种程度上是成功的。这把以往不投资电影的人带到电影裡,但碰到的永远都是同一个问题,电影的利润不高,回收慢。虽然这种媒合只能有短时间与某种程度的帮助,但还是感谢郑丽君部长做这样的事,让某些製片人多了可能的资金来源,所以才会有《大佛普拉斯》这样的电影,同时也让投资方了解到投资电影可能产生的周边效应。同样的,对电影圈而言,虽然不见得能赚大钱,至少扩大一点视野。

    但我认为这还是杯水车薪,因为电影产业兴盛的重点在电影本身,不可能指望每十年、二十年出一部《海角七号》,或是《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更糟糕的是,像《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在大陆市场很红,但赚的是大陆的钱,这对台湾电影产业能有甚麽帮助?

    台湾电影产业要怎麽救是大家共同在问的问题,因为牵扯的问题与关係太多,不是拍几部好电影就能救的,更何况对于「好电影」要如何定义也是困难的。

 
  • 多维

    现在大陆电影界逐渐有从审查走向分级制度的讨论,正好台湾目前採用的是分级制度,请问您认为台湾的电影分级制度可以给大陆甚麽启示?

 
  • 马斌

    简单而言,不可能。如台湾过去戒严一样,主权者不会放心让创作者自由发挥题材,如果作分级就是限制住自己限制他们的权力。主权者希望最好是直达天听的审查机构,依照禁片的标准直接规定哪部片子要禁,如此他们才能掌握管控的权力。但分级不一样,前提是让创作者自由发挥后再帮忙分类,顶多最多到18岁以下禁止观看的R级。总而言之,分级归分级,重点仍在于主权者对于影视内容的管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尹佳 楊蕓 黃雅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