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嘉宾
翁诗杰:马来西亚新亚洲战略研究中心主席、原马来西亚交通部长。

翁诗杰在马来西亚从政超过25年,曾先后担任马来西亚议会议员、国会下议院副议长、马来西亚高等教育部副部长、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内阁交通部长等职。作为当地的第二代华人,翁诗杰还曾担任马来西亚华人协会(MCA)第8任主席,还曾当选马华公会总会长。
 
  • 翁诗杰

 
导语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4月27日在北京圆满落幕,本次峰会有近5000名来自1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嘉宾参加,达成了283项成果。6年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历经几年的发展,贡献给世界新的发展理念的同时也不断在实践中完善。峰会期间,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马来西亚新亚洲战略研究中心主席、原马来西亚交通部长翁诗杰,从马来西亚的视角切入,探讨在倡议落地层面遇到的实际问题以及为未来发展建言献策。
  • 多维

    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日前在北京出席了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从马来西亚的角度,你怎么看“一带一路”倡议近几年的发展,以及在国际上的推行情况?

 
  • 翁诗杰

    从马来西亚看“一带一路”的角度,首先肯定是从聚焦东盟出发,尤其是与马来西亚相关的方面。我们认为“一带一路”的战略布局是空前宏伟的,但是战略部署和具体的落地“战术”是两个层面的事,讨论落地“战术”必须要加强国别研究,因为每个国家的国情、民情和营商环境都不相同。如果掌握不好这些具体情况,采用一刀切的思维,就会遇到很多问题,走很多弯路。

    掌握清楚这些具体情况,对中方的投资者有好处,也很重要。但是要想全面掌握当地情况,投资者单方面的努力还不够,需要与当地的伙伴合作,这个伙伴不光是政府,更包括超越政党的一些非政府组织(NGO)。NGO在中国还不是很普遍,中国的NGO形态也与其他国家存在不一样的地方。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企业落地的过程需要与当地的各类NGO,包括智库等机构进行合作,寻求他们的帮助。一方面,企业可以得到这些组织在信息上的及时反馈,这一点很重要。另一方面,能借助它们的平台迅速掌握民情,加深与当地民众的沟通。

    不管进驻的企业原先的实力有多强,一旦入驻当地,必须要与当地接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当地伙伴的帮助。我在过去的论述中也提到,中国的很多央企、国企走出去落地之后,公共关系建设很重要,必须要和真正的当地群众接触,并不应该只与当地的商业领袖和执政党保持沟通,哪怕是在野党也应该一视同仁,这种等距离的交往十分重要。

    但是,在我们看来,到今天为止这些方面仍然是中方的短板。总结来说主要有两个短板,需要着力去解决。第一是公关,第二是企业的社会责任,在社会责任方面,企业应该也有所担当,并不是说企业出钱,让当地的地方政府去干就行。企业必须亲力亲为,最好与当地NGO配合,因为“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行中一直强调民心相通,民心相通的执行层面主要还是靠企业。

    但是据我们的观察 ,这个短板还十分普遍。

 
  • 多维

    不管是中国的央企、国企还是民企,大多缺乏走出去的经验和认识。在你的观察中,中国之外其他国家的大企业来马来西亚投资,他们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 翁诗杰

    其实外国来的企业,尤其是这些所谓的资本主义国家,他们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他们的过渡期和磨合期相对较短,换句话说,他们能很快进入状况,从善如流。

    所以,最重要的还是抓住民心,并不是说要参与当地政治,选边站。至少要保证当地民众对企业的好感。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很多企业在落地之后,在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板上都用的是汉字,一个外文都没有。当地民众一般看不懂这些语言,就会产生抵触心理,会生出猜疑和戒备。民众就会有一种刻板印象,“你们是来赚钱的,也不懂得尊重我们的文化”。这种误解对企业的发展非常不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尹佳 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