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如今谁还能看得懂特朗普治下的美国?有说法称,美国已抛弃其立国之本的自由主义和政治正确。挥动着贸易战和关税的大棒,美国正在掀起反全球化浪潮,“受难者”不仅有中国这样的被他视作竞争对手的国家,更有他的贸易伙伴,诸如日本和欧洲。而已持续一年有余的中美贸易战,其战果又会将21世纪的世界带向何方?是共同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或者中国的社会主义模式成为新的历史终结,21世纪成为社会主义的世纪?难以看清之际,就暂且从历史的些许尘埃与碎片中,观察这急剧变化的百年之未有大变局。

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宋朝龙在接受多维记者采访时,并没有直接解读当下的风云变幻,而是用大量篇幅描述1848年的法国历史。在他看来,理解那一段历史对于解读当下,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以下为访谈实录
  • 多维

    自美国金融危机,尤其是自特朗普任美国总统以来,世界局势发生了很多变化,新自由主义受到了打击,民粹主义崛起。人们也开始更多地谈论马克思和社会主义。你能否谈谈社会主义的历史逻辑及其在当代世界的现实价值。

 
  • 宋朝龙

    如果我们把马克思在1848年前后所开创的科学社会主义叫做古典社会主义,如果把科学社会主义经过19世纪末以及整个20世纪的发展所取得的当代形态叫做21世纪社会主义,那么我们可以看到马克思的古典社会主义和21世纪社会主义所面临的一些基本问题还是一样的。因而,古典社会主义的历史逻辑,在当代,在21世纪全球化转向的新时代也还有其充分的意义。

    关键连接点就在于,共和主义与金融资本之间的关系问题。这是古典社会主义和21世纪社会主义的共同面对的问题,也是我们理解今天西方的社会现实、政治气候变迁等等很多问题的出发点。这就要求我们要理解共和主义抽象逻辑是怎么回事,要理解在共和主义的抽象逻辑之下会衍生出哪些要求、纲领和政策,另外,要理解共和主义背后真正的主体,即金融资本。

 
  • 多维

    刚才提到一个概念叫“古典社会主义”,能否介绍一下你所理解的古典社会主义?

 
  • 宋朝龙

    我所理解的古典社会主义,不是马克思从德国古典哲学出发所演绎出来的人类解放理论,也不是马克思后来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对人类劳动解放状态的描述,也即不是《哥达纲领批判》中所描述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共产主义高级阶段”那样的概念所展示的未来共产主义。我所理解的古典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古典形态,是指马克思在1848年革命前后面对当时现实的革命问题所发展起来的现实社会主义革命逻辑。具体一点儿说,我所说的古典社会主义,是体现在马克思对1848年革命的分析中,从工人阶级角度所提出的分析思路、策略思想以及制度主张等。如果再具体一点儿,也可以看作是体现在马克思关于法国1848年革命的政论文章中的共产主义思想。马克思关于法国三篇重要政论文章《1848-1850年法兰西阶级斗争》、《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法兰西内战》。前两个是总结1848年革命的,后面讲巴黎公社。《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是一篇非常著名的文章,具体呈现了那个时代的复杂的政治经济关系。

    1848年革命中,科学社会主义的发生逻辑就是纯粹共和派的统治转向波拿巴主义的统治,波拿巴主义的统治为社会主义革命创造了条件。1848年二月革命中七月王朝被推翻了,建立了临时政府,那个时候各个阶级都沉浸在一种普遍的共和主义观念和,都认为这下社会自由了,普遍的博爱、自由、平等实现了。但是,既然大家都持有这样一种共和主义的普遍观念,后来法国政治怎么又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波拿巴主义?波拿巴是拿破仑的侄子,他首先被选为总统,后来又废除普选权,废除议会制度,重新建立帝国,统治法国18年,一直到巴黎公社时期被德国打败,马克思又写了一篇《法兰西内战》来分析这一事件。那么,波拿巴主义产生的内在必然性是什么呢?

    今天美国的政治正确也就是共和主义那一套,自由、平等、博爱的。同样,在特朗普之后,这个“政治正确”也退场了。这是为什么呢?特朗普怎么上台了呢?特朗普怎么抛弃美国的“政治正确”,抛弃那个自由、平等、博爱,抛弃“人权高于主权”,抛弃美国式的普世价值,就讲美国第一,带头搞这个种族主义,强调族群差异。特朗普主义是不是某种形式的波拿巴主义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